「愛」的四則運算

「愛」的四則運算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但有時在工作過程中,這角色卻又會換轉過來。有一天,在烈日當空的操場當值,看見一群學生在聖母像前排隊,準備參與彌撒。其中一個二年級的小男孩,不但沒好好列隊,還猴子似的把身體搖來搖去,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我馬上擺出一張嚴肅的臉孔,盯住這小頑皮,誰知他竟然對我咧嘴而笑!

我一時氣上心頭,便打算說一兩句話奚落他:「你—你這麼頑皮,也可以做教友的嗎?」滿以為孩子會因這句語帶譏諷的話而感到羞愧。但是,出乎意料之外,這小男孩突然雙眼發亮,笑得更開心,他一臉誠懇、大聲地說:「是呀!不乖的孩子也可以做教友的,你是不是教友?!」頓時,我變得無言以對。

是誰說「愛」是計算得來的?乖巧的多些,頑皮的少些;成績好又多些,差劣的又少些⋯⋯父母從不會計算我們值得多少的愛,何況神呢?其實,我們又怎麼知道聖堂裏的純潔小天使,是否會兩文三語、是否會加減乘除、是否會跳中國舞和拉丁舞?我們為何要像財主般拿着算盤去計算一個人的價值呢?事實上,又應以甚麼準則去計算?誰有資格去計算?

當日的刻骨銘心小故事,只有我還清楚記得,但另一當事人卻已忘得一乾二淨,我怎麼知道?因為那「小猴子」已坐在我旁邊,成為我的好同事。他那稚氣的臉,更時刻提醒着我,愛並非可用四則公式運算得來,她的真正意義就是默默付出,不求回報。

{"IPTC-DATA":"NMG","data":{"photoID":1894887}}
廖寶兒
華德學校副校長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