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子宮的女孩

沒有子宮的女孩

七十二行中,雖說行行出狀元,但大部分人總想從事高薪厚職的工作,走去當舞台劇演員,傻的嗎?兒童舞台劇演員林玉盈(Bebe)為追演員夢,離家3年多,遊遍韓國、台灣、澳洲、紐西蘭,走了半個地球,回港繼續堅持賣興趣,旁人笑她不切實際,但Bebe 一於少理,樂意當個長不大的兒童,投入兒童話劇中。她用行動告訴香港人,追名追利搵食之外,不如停一停,全心全意追夢去。

林玉盈(Bebe)

資深劇場工作者,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曾代表香港到韓國參加兒童及青少年戲劇交流活動、加入台灣九歌兒童劇團,現時與余健生、吳肇南創立「夢飛行合家歡劇團」,推廣兒童劇。

夢想做老師 同人嗌交
現年31歲的林玉盈(Bebe)個子不高,約高150cm,加上皮膚黝黑、身形瘦削,穿上波點工人褲,左看右看頂多是廿歲出頭的小女生。再看她跟小演員一起綵排,一整列演員舉手投足跳舞,沒有格格不入。天生像注定吃兒童舞台劇這行飯的她,其實,小時候跟大部分年青人一樣,沒有夢,有的,只有勇字當前,不怕隻身離家,走到地球的另一端闖蕩。

問Bebe自小的夢想是做演員嗎?她直截了當地說:「沒有想過做演員,細個夢想做律師,因為可以同人嗌交。」聽着Bebe的回答,也可知這女生很有趣。「屋企在中環開齋舖,家庭式經營,細細個已經落舖幫手收錢,又會鬧夥計叔叔,話炒佢,有時候自己走到舖頭外扮代客泊車、扮知客招呼人,最厲害是扮神秘顧客,走到附近齋舖放蛇,見同行送糖水,就會向屋企人匯報。」Bebe回想小時候是在街童式的無王管下長大,膽子練大了,又不知醜愛東扮西扮,潛伏了演員的特質。

走演員路可說是無心插柳,家人沒支持亦不反對,至中六那年,Bebe就一頭栽進話劇世界。「我從來沒有參加戲劇興趣

班,只是在校慶時舉行話劇,我第一個舉手做導演,試吓無妨。轉校升讀中六時,當時失戀,校內正值考試,我記得中文作文考試,我沒有作文,寫了一篇信給老師,表示到加拿大。當時18歲,我憑在快餐店打工儲起的錢,買了加拿大的機票,投宿親戚家兩個月多,避開同學、前男友。」擾攘了數月,Bebe回港只能讀夜校,計劃完成高考課程,日間打寫字樓工。有次,工作期間,老闆問Bebe將來想做甚麼工作?Bebe隨口噏:「做演員。」這句話引領她找到自己的夢想,踏上演員路。

離家出走3年多
原來,當時Bebe的老闆是舞台劇導演方家煌,因為一句話,方家煌將沒有人生方向的Bebe投進舞台劇世界。填寫香港演藝學院入學申請表後,再經過三輪面試,過五關斬六將後,聞說在800多申請者中,Bebe成為其中22人,在2002年,成為演藝學院學生。看到這裏,大家都以為Bebe找到人生方向,平步青雲成為演員嗎?那就錯了!她依然很率性地走着,走着走着,更選擇遊走世界。畢業後三年,2010年決定出走香港,一走就是三年多,第一站選擇澳洲Working Holiday。「到澳洲報讀WAAPA(Western Australian Academy of Performing Arts)演藝校外課程,增值一下,早上到連鎖餐廳沖咖啡。沖咖啡工作十分好搵,當時20澳元一個鐘,大約有$150港紙,星期六日開工更是Double Pay,每星期出一次糧。做了一段時間,更加人工至26澳元一個鐘,最高峰時期,我要到九間分店幫忙,再加上晚上讀書兼任助教,生活非常安穩。」Bebe直言當時儲了一小桶金,有想過移民到澳洲開café。

從此Bebe的演戲天分就被埋沒了嗎?幸好,韓國三個月之旅重新燃點了她的演員之火。收到朋友通知,國際兒童青少年話劇協會的南韓本會(英文簡稱ASSITEJ)招募世界各地的代表受訓,一起參演兒童劇節。身在澳洲的Bebe抱着一試的心態,成功爭取來韓參演。一提起韓國,大家總想到各式美食、化妝品、靚仔靚女,心想Bebe今次走運了!可以瘋狂shopping購買靚衫化妝品,又可以食盡人參雞窩、韓燒、石頭飯等美食,甚至參演舞台劇,與酷似金秀賢與全智賢的型男索女做對手戲。大家想多了,等待Bebe的是一趟艱苦的訓練營。

韓國襌修苦行營
來到韓國初期,Bebe有感被賣豬仔,根本不知道到哪裏去?做甚麼?「入訓練營有來自印度、台灣、日本、韓國、英國和斯里蘭卡等八個不同地方的人。我們第一天去明洞,很開心行街,負責人提醒我們購買日常用品,我記得起初買了細支裝洗頭水、沐浴露,但他表示不夠用,要我購買一公升裝。究竟我們要去哪?原來,我們到離首爾五小時車程的郊區,買麵包都要駕車半小時。」她回想當時猶如過着苦行僧的生活,到寺廟進行禪修課三天,需時打坐冥想、串108粒珠、吃齋。回到訓練營,一樣過得不輕鬆。「你以為可以吃得好,日日韓燒嗎?我們只吃一些韓式家庭小菜,魚乾、泡菜、紫菜包飯等等,阿珠媽自家醃製的泡菜又鹹又苦,根本吃不慣,我有時落田摘菜烚來食。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跑步,之後上課,學習韓國傳統敲擊樂、傳統面譜舞蹈等等,似文化體驗多過學演戲。」不過,她從中體會到韓國人的認真及專注,對任何事盡力做到最好,更明白香港人不夠毅力,過得太舒適,做任何事遇到難關,多多藉口。Bebe認真起來,脫胎換骨,堅定演員之路。

三個月的訓練營中,每星期都會「放監」,Bebe沒有趁機shopping旅遊,反而善用劇團pass,到市區免費睇各式各樣的舞台劇,觀摩韓國不同的專業劇團,包括亂打音樂秀、功夫喜劇jump等等。此外,從不同國籍的同學身上,她觀摩大家如何處理兒童劇,集思廣益,開眼界。

再闖台灣紐西蘭
韓國苦行之旅結束後,Bebe走到台灣去。台灣文化氣息濃厚,小朋友在文化的薰陶下長大,Bebe加入「九歌兒童劇團」做演員,體會兒童劇的另一境界。「台灣兒童劇人情味濃,故事十分細膩,不像香港只講求娛樂性,大部分香港劇都有一個公式,好像超人打怪獸,敵我分明,最後嘻嘻哈哈就大結局。台灣兒童劇情感豐富,從小朋友角度出發,跟劇團巡迴演出期間,我又見識到演員功架,他們非常捱得,即日由台北走到嘉義,再回台北沒怨言。」這一年間,Bebe暗自盤算要為香港兒童劇帶來新嘗試,找來注重情感的劇目,將台灣的一套帶到香港。

一年後,收到紐西蘭一糖果屋的工作聘請電郵,Bebe決定繼續浪跡天涯的生活,到紐西蘭果園檢查奇異果,再到糖果屋扮演主持,教小朋友製作工作坊。三年多周遊列國的經歷點點滴滴組織起來,令Bebe肯定自己的夢。「在果園,一個人駕車檢查奇異果時,十分悠閒,我在想:『我喺度做緊咩?之後返香港?香港好大壓力,留喺度唔錯,又或者在澳洲開café啦!但自己真係要揀咁樣行?我怕咩?怕輸?怕自己唔夠料?』心中有話劇夢的Bebe,決定給自己「夢想」、「愛」和「勇氣」,決定了回港創立劇團的名字——「夢飛行合家歡劇團」,讓夢實現起來!

不育是天賦
「不是我揀兒童劇,是兒童劇揀我。」說回頭,個子小的Bebe表示一入行,在學校參演話劇,又或是做演員時,角色總是孩子。「我第一個角色是做《三隻小豬》中的花,之後扮演小天使丘比特,以及姆明谷中的阿美,角色全是小朋友,年齡不會超過16歲。可能有人會說是局限,但我覺得是天賦。我天生沒有子宮,永遠生不到小朋友,可能因此更喜歡小朋友。雖然我冇咗一樣嘢,但我卻永遠擁有小朋友心態。我未經歷過M到,可能心態上不會很女人。中學時期,同學叫我買M巾,我買錯了護墊,梗係買最平嘛,我點識分?」眼前31歲的Bebe原來天生真是注定做兒童話劇!

迷途小孤燕
Bebe對自己的夢,曾疑惑過、曾想過放棄,像個迷途小孤燕。以為劇團即將上演《飄零燕》是反映自己的寫照,細問下,原來是為了妹妹。其妹妹林玉珮(Heidi)於7月11日生日,Bebe 準備跟妹妹英文名一樣的Heidi劇目,並特意爭取生日期間的檔期上演,送妹妹一份無價的生日禮物。《飄零燕》於7月10至13日公演,詳情可瀏覽:www.twonderland.com

後記:為話劇,可以去到將盡?
為追夢,付出的實是難以想像,說Bebe是劇團的總監,不如說她是打雜,對外事務、找贊助皆由她負責。探訪當天,她像一人分身十角,接受訪問之時,又要趕交舞台劇資料,跟拍檔傾談《飄零燕》細節,還要綵排,以及應酬小演員的家長。訪問完結之時已是晚上10時,Bebe說還要通宵開會。不知道力不到是否真的不為財,但深信沒有付出,何來收穫呢?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溫俊鏘(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