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小玲34次整容 活着就是美麗

易小玲34次整容 活着就是美麗

2010年,8月23日。易小玲永遠記着這一天。一次菲律賓旅行,毫無先兆和預告下,變成一場噩夢。美麗的容顏在槍口下粉碎。在這個人生分水嶺的一天,她發現人生的價值不在外表,而在內心。四年之後,她接受台灣名醫的手術,積極參與探訪兒童等義工服務,勇敢踏出新的人生。

易小玲

30多歲,湖北人,20歲定居香港,2010年轟動全城的「菲律賓人質事件」的受害者,遭槍擊的她容顏受損。事件至今接近四年,易小玲經歷30多次手術。

菲律賓人質事件
事件發生於2010年8月23日,在菲律賓馬尼拉,菲律賓前高級督察門多薩強行登上一輛香港旅遊巴士,挾持車上25名人質。綁匪釋放了9名人質,菲律賓籍司機則成功逃脫。事件持續近10小時後,匪徒與當地特種部隊爆發槍戰,最終由狙擊手擊斃綁匪,車上15名人質中,7人受傷,8人死亡,有關情形在香港電視直播。2014年4月23日,經死傷者及其家屬長達三年的爭取,菲律賓政府終向受害者道歉。

生死間 絕望中的誓言
那一天,全港市民目睹電視直播、最終釀成八死七傷的慘劇。菲律賓槍手門多薩挾持旅遊巴,以香港遊客作為人質,事件持續12小時。槍手被菲律賓警員亂槍打死,香港人浴血當場。「那是旅行團的最後一天行程,我們還在抱怨公園沒甚麼好看……」易小玲對那天的一切記憶猶新。

尋常的一次旅行,豈料,演變成驚心動魄的慘案。那漫長的12小時,折磨着車上的每一個人。最無助和絕望的時候,易小玲低下頭來默默禱告。「我當時還未信主,雖然我媽媽是教徒,經常禱告,但是我覺得好煩,有一次我兒子病重,她在禱告,我還罵她,我個仔病到就嚟死, 你仲禱乜嘢告呀?」可是,到了這一刻,易小玲除了禱告別無他法。「到她中槍那一刻,她心裏大叫,主啊!如果我可以活着過了這一關,我一定會跟隨主,我一定會努力做見證!」她兩手各自折斷了一隻手指,下顎嚴重受創,容顏盡毀,然而,她活着挺過來了。

在留院的時刻,小玲媽媽跪在地上,連續四日四夜為女兒禱告。生命撿回來了,但噩夢仍然沒有過去。每天晚上,慘劇都在她腦裏重現。「到處是血,到處是死人,到處是慘叫聲。」失去了美貌,而且失去了正常的生活。2歲大的兒子看見媽媽出事後的臉,嚇得大哭。媽媽也哭,痛苦的淚在心裏流。如果沒有宗教信仰,易小玲坦言自己不可能捱過那段艱難和痛苦的日子。

殘酷的電視直播
易小玲在湖北出生,父親在文革時受盡折磨,兒時生活困苦,19歲到深圳打工,20歲嫁香港人,以為生活從此安定,可是,丈夫家人反對這段婚姻,即使兩人已育有一子,但丈夫仍決意跟她離婚。她被攆出家門,當時身上只有一千元,人生路不熟,也不知道香港的福利制度,一連好幾晚在維園露宿。其後任職酒樓知客時認識另一男友,兩情相悅,兩人育有一子,更相約到菲律賓旅遊,不料,遇上人質事件,易小玲身心皆遭極大創傷之餘,由於男友被傳媒揭發另有女朋友,易小玲更因此被人誤以為是「二奶」,感情生活備受批評。

外間的風風雨雨,身體的創傷,心靈的憂懼,變成揮之不去的夢魘。「我跟男友提出分手,不是因為其他原因,只是因為我已有宗教信仰,大家的道路不相同……」到今日她還對前男友表示感激。放下過去,迎接新生。她問自己:「為甚麼上天給我生存下去呢?我生存下去,是為了甚麼呢?我慢慢明白,我能夠活着,是為了給其他人帶來幫助。我記得出事前,我禱告,不希望自己長命百歲,只是希望上帝可以給我十八年生命,當時我大仔子揚13歲,細仔雄仔只有2歲,我唔想佢哋變孤兒,我好想睇到佢哋長大成人。」

出事那一天,易小玲在香港的家人都圍在電視前看直播。情況愈趨惡化時,易小玲的家姐感到頭痛欲裂,叫易小玲當時13歲的子揚到樓下藥房買藥,他匆匆去匆匆返,回來時看到阿姨面色蒼白,原來已爆發槍戰,不久,有消息說,車上一眾香港人可能全部遇難。「阿姨同我講,你媽媽死咗嘞,我唔識喊。」易小玲的大仔子揚全程陪同媽媽接受訪問,他回憶起當日情景說:「我心裏面唔知諗緊乜嘢,過了一陣間,突然,我心跳得好快好快,好辛苦,阿姨叫咗救護車送我到醫院留醫。」同一時間,正在另一寓所看電視的易小玲爸爸,精神也因此大受刺激送院治療。

33次整形手術失敗
出事後,易小玲才知道家人如何疼惜她,才明白親人才是世界上最值得珍惜和最難以割捨的。「爸爸和媽媽要輪流照顧我和細仔,我覺得自己咁大個人,都要父母照顧,好不孝!」她先後在香港經歷33次整形手術,都以失敗告終。不是要恢復美貌,只是想回復正常的生活。她不想自己樣貌嚇到別人,而且過去三年,連進食咀嚼也有困難,一直只能吃流質食物。去年12月,她獲香港養和醫院醫生介紹聯絡台灣長庚醫院,接受整形外科名醫魏福全的手術,結果手術極為順利,她的下顎獲得修補,手術三天後她終能再次嘗到咀嚼食物的滋味。

「星期三,我睇完養和,當晚就發電郵給台灣,星期五就收到回覆,到星期一,我就把香港醫院的報告傳了給對方,半個月後我就飛到台灣。」魏福全醫生問易小玲考慮清楚沒有,因為手術總有失敗的機率,那時會受到極大打擊,他又打趣說,他太太不同意他做這個手術,因為怕不成功,影響自己的招牌。易小玲對魏醫生說:「不用再考慮了,你已經是我所能找到最好的醫生,如果手術失敗,我也不會抱怨。」

事實上,過去三年,易小玲一直在抵抗無可避免的情緒低落,但是她一直堅持接受治療,一直沒有放棄。「事件給我最大的教訓是:不管遇到甚麼困難,都不要放棄。只要你繼續堅持下去,困難必然會過去。」經歷了人生的不幸,易小玲開始反省自己的人生。「以前我好貪靚,成日化妝,自恃有大把青春,不理別人感受,經常覺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今時今日,我心態不同了,我發現靚之外,呢個世界仲有好多更重要嘅嘢。我出街,好多街坊同我講,堅強啲,佢哋話支持我,我發現世界上原來好多熱心人。」

活過來做義工 不再恨槍手
漸漸,她從別人的關心之中,學到關心別人。她開始參與義工工作,例如去醫院探訪病人、探訪自閉症兒童,以及到內地探訪愛滋病兒童。「我曾探訪一個腸癌女病人,只有29 歲,兩個仔,一個1歲幾,一個1個月大,我感同身受,我改變唔到佢病情,但可以鼓勵佢。」另有一次,她探訪一個90多歲的老婆婆,她的膽有毛病,但不能做手術。「那位婆婆認得我,知道我來探她,好開心。」易小玲發現她的經歷,可以鼓勵其他人勇敢和積極地活下去。

自從參與義務工作後,易小玲驚奇地發現,她和家人的關係變得更好。「以前我同大仔子揚成日嗌交,好容易嬲,現在我們相處得好好。」她又說︰「我好幸運,出事後認識了不同階層的人,知道世界原來好大,好多人的遭遇其實比我更慘,但他們不會怨天尤人。我曾經好怨恨那槍手,好憎佢,點解你咁殘忍,你咁做破碎咗好多個家庭,但我現在對他已沒有這種怨恨。對我來說,整件事已經過去了。」

因為心理創傷,她曾經不能單獨一人留在室內地方,她曾經上不了巴士。現在,她逐一克服了困難。「最近,我可以上巴士了!」易小玲開心地說。

做義工救助孤苦
易小玲近年積極參與義務社會服務工作,包括探訪中國內地和鄰近發展國家的老弱孤兒,今年8月中她更會到柬埔寨探訪當地的愛滋病孤兒。有關活動可參閱「開心樹社會服務」網址:www.happytree.org.hk

書展出自傳
小玲用文字記下她的人生故事,包括整個被挾持的過桯,以及該慘劇給她帶來巨大的人生轉變。新書《槍口下,感恩我還活着》將於今年書展推出,這是易小玲至今最詳盡的紀錄, 她在書裏說:「一切到最後,都會好起來;如果沒好,證明還沒到最後而已。」

後記:美貌不代表一切
訪問時,碰到的是一個光采照人的易小玲。

她仍然戴着口罩,但她說,她其實可以脫下口罩。不過,遵照醫生吩咐,怕細菌感染,所以才戴。我們要求脫下口罩拍照,她爽快答應了。放下了口罩,易小玲仍然光采照人。「美貌不代表一切,反正,人會老,樣子也會改變。」易小玲說。放下口
罩,恍如放下了心靈的包袱。

訪問中,易小玲提到別人的目光以及過去的感情生活受到批評。這些,重要嗎?不重要了。怕以真面目示人?她說,兩個兒子都習慣了她的「真面目」。易小玲說她的故事的寓意是:不要放棄。對我來說,這故事另一個寓意是:最親近的人,不會只看到你的外表。

撰文:張帝莊
攝影:Paul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