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心病「通波仔」非一勞永逸 戒三壞習慣防復發

冠心病「通波仔」非一勞永逸 戒三壞習慣防復發

心臟病是本港第二大殺手,當中以冠心病最普遍,不少患者須接受冠狀動脈介入手術(俗稱「通波仔」)手術,並在體内永久殘留金屬支架;一旦復發,再進行手術治療的難度更高。然而,「全吸收生物血管模架」(Bioresorbable Vascular Scaffold,BVS)現已在私家醫院臨床應用。新支架被植入患者體内兩年後,可被身體吸收,其後血管更可回復彈性;即使復發,已溶解的支架也不會增加手術難度。

撰文:劉承昕 | 編輯:SundayKiss | 相片:新傳媒資料庫

衛生防護中心資料顯示,心臟病是本港第二常見致命疾病,而在心臟病患者中,以冠心病最爲普遍,佔心臟病死亡個案約七成。冠心病主要由動脈出現阻塞所致。人體血液含有膽固醇等脂蛋白,並被輸送致各器官。然而,當血液部分脂肪聚積在血管内壁,形成類似濃粥的黏液粥樣斑塊,經過日積月累,斑塊會變得愈來愈厚,令血管腔變得狹窄。

同時,血管亦會失去彈性和硬化(即鈣化),兩種情況終會令血管出現栓塞,患者須接受「通波仔」手術。若這情況出現於供血至心臟的冠狀動脈,便會令心臟缺乏足夠血液和氧分供應,引致冠心病。高膽固醇、高血壓、肥胖、糖尿病、腎病、患心臟病家族歷史、長期承受高壓力、吸煙,以及缺乏運動等,都是冠心病的負面誘因。冠心病可分爲慢性和急性。慢性冠心病患者會出現持續數分鐘的心絞痛、呼吸困難、胸口翳悶、下顎至手臂麻痺、胃灼熱、噁心、嘔吐及多汗等徵狀。

冠心病救星 通波仔新支架 體内自動溶解

通波仔撫平血管斑塊

心絞痛有穩定型和不穩定型兩種。穩定型即心絞痛情況在靜態時沒有變化,並主要在體力勞動,例如上梯級或行斜路時,或在情緒激動或餐後發作。不穩定型心絞痛會在休息、睡眠或體力勞動時發作,而且其嚴重程度及持續時間,較以往顯著增加。若出現這種情況,患者須特别留意,因這可能是急性冠心病的先兆。急性冠心病會引發心肌梗塞,即已狹窄的動脈突然閉塞,導致心肌因缺氧而死亡。患者會感到胸口劇痛,即使休息亦無法舒緩,情況相當危急,若不及時得到救治,有機會死亡。

如出現疑似冠心病徵狀,應及早求醫控制病情。醫生會爲病人進行基本心電圖、運動心電圖、血管電腦掃描及血管造影等測試。若檢查結果均反映病人可能患有冠心病,醫生會爲其進行心導管檢查確診,並決定最適合病人的治療方法。醫生會將纖維管刺入患者手腕或大腿内側的動脈,並引進至心臟;同時,將顯影劑注射入心臟血管,最後讓病人接受X 光造影檢查,以看清楚心臟血管收窄的情況。

對於確診冠心病患者,醫生會因應其血管阻塞的嚴重程度,決定治療方法。病情較輕微者,醫生一般會先爲病人安排藥物治療,處方硝酸鹽(又稱舌底丸)及阿士匹靈等藥物,助病人紓緩病情。若患者血管阻塞情況較嚴重,或已出現心肌梗塞的先兆或徵狀,醫生會爲其「通波仔」。

病人只須局部麻醉,由醫生將前端附有小球囊及支架的導管,經由大腿或手腕動脈,引入到心臟血管狹窄位置。然後將球囊擴張,以撫平斑塊及撐開支架;最後會將球囊及導管取出,而支架則留在血管内,以防血管再度收窄。手術過後,血管内壁平滑肌會因受到創傷而增生(即結疤),並包圍著支架。由於癒合過程中,金屬支架暴露在血液中,有機會形成血塊再阻塞血管,故病人術後,須服用雙重抗血小板及阿士匹靈等藥物。

冠心病三大忌

患冠心病人士即使接受「通波仔」或搭橋手術,但若生活不檢點,亦有復發機會。因此患者除定期覆診及定時服藥外,亦須注意以下三類忌諱事項,以護理心臟健康。

1. 暴飲暴食
暴飲暴食可致肥胖、高膽固醇、高血壓及高血糖等冠心病負面誘因。因此,患者應盡量採取低鹽分、低膽固醇及低飽和脂肪的食物,以保持理想的血糖、血脂及血壓水平;同時,肥胖者須謹記,減重五至十磅已可減低復發機會。

2. 吸煙
每支香煙含有2,000至4,000種有毒化學物質,可直接破壞心臟血管,並減少輸送至心臟的氧分;同時增加血管積聚血塊的機會。因此,冠心病患者應訂立並實踐戒煙計劃,需要時可要求醫生處方藥物,減低對吸煙的依賴。

冠心病救星 通波仔新支架 體内自動溶解

3. 懶做運動
過於靜態的生活模式,會引致肥胖或中央肥胖等問題。因此,多做帶氧運動,例如游泳、急步行、踩單車及划艇等,有助降低血脂,保護心臟血管。

冠心病救星 通波仔新支架 體内自動溶解

多款支架應用

本港每年約有10,000人須接受「通波仔」手術,當中大部分病人採用藥物塗層金屬支架。這種支架表面塗有藥物,可控制血管内壁平滑肌過度增生,以減低支架内再出現阻塞的機會。至於金屬支架則會永久留在體内,以固定血管形狀。使用藥物塗層金屬支架的復發率爲4% 至8%,並多數在九個月至一年内發生。一旦復發,病人須再接受「通波仔」或搭橋手術,但礙於金屬支架的存在,手術難度會增加,且金屬支架長久留在體内,有機會對血管内壁造成「異物反應」,引致發炎。

可溶解的BVS,早在2012年已在私家醫院作臨床應用。植入BVS 技術及手術後復發率與藥物塗層金屬支架一樣,優勝之處是支架可於兩年後,自然溶解至二氧化碳及水,並被人體吸收;其後血管可回復正常彈性。曾植入BVS的「通波仔」手術患者,爲68歲的徐女士,當初因手術前半年,跳舞時感到氣促及心翳而求診,同位素灌注掃描顯示她心臟失血。經心導管檢查後,發現徐女士其中一條心臟血管阻塞達八成以上,故醫生隨即爲徐女士「通波仔」,並植入BVS全吸收支架。徐女士的心臟血管在手術前,明顯出現收窄情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紅圈)。植入BVS後,徐女士的血管腔回復原有闊度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藍圈),目前康復情況理想。

冠心病「通波仔」非一勞永逸 戒三壞習慣防復發

 

惟BVS 只有一個尺寸,若患者血管太鈣化、太彎曲、病變地方較多、處於分盆位或太遠端,則不適合植入BVS。反之,藥物塗層金屬支架尺寸較多,可應付不同病人的需要,故目前尚未有任何支架可取代其地位。

另外,若病人的冠狀動脈主幹嚴重狹窄,或三條冠狀動脈均較狹窄,便會建議他們接受冠狀動脈搭橋手術。病人接受全身麻醉後,由醫生在其胸腔、腿部或手臂取出健康血管,移植到連接主動脈及冠狀動脈阻塞的遠側,以讓血流繞過阻塞部分,恢復心肌血液供應。

新舊心臟支架比併

冠心病救星 通波仔新支架 體内自動溶解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