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欄殺人琼逆轉命運

果欄殺人琼逆轉命運

一場《沒女大翻身》真人騷,七位寂寂無名沒錢、沒身材、沒樣貌、沒學識的「沒女」,旋即成為城中熱話,有人嫌她們醜、言行討厭、故事假..面對花生友們大量負評,人稱「殺人.」的.姐從容面對。在龍蛇混雜、男人堆的果欄勞碌過活三十多年的她,為了撐起頭家,迫得披甲上陣,頂硬上。但外表再強悍的鐵娘子,內心始終是個女人仔。她直認不諱:「我無姿色、無知識,倔強性格導致婚姻失敗,我老公包二奶、.仔女驚.我,但我都係個女人,希望有人攬.我、錫.我、保護我。」沒女到底何罪之有?大家在謾罵之前,倒先看看沒女殺人.是怎樣鍊成的!

老公懶 頂硬上做咕哩

琼姐生長在大家庭中,家有八兄弟姐妹,排行中間,父母重男輕女,認為女孩子不用多讀書,琼姐只讀到中一,從小嚮往獨立生活。「細個想早啲離家,就係結婚,當年18歲結婚,算是早婚,父母很反對,因為男友做『咕哩』,覺得佢冇前途,跟佢要捱苦。結婚初期,我留喺屋企煮飯湊仔,後來,丈夫接手做車隊,開始做果欄,佢懶成日唔開工,啲客嘈,我惟有頂硬上。果欄運輸工作一年365日做足361日,只在過年初一至四放假,十多年前更只放年初一一日,因為街市水果檔要有貨做生意,若果不長期維持送貨,又怎留得住客?手停口停。」

琼姐一做就做了三十多年,果欄是男人的天下,像琼姐做「咕哩」的女性只有兩三個。「為咗『搵食』,初初入果欄真係唔慣,辛苦都唔怕,返屋企咪捽藥膏,係個個男人一出口就係粗口,又要睇眉頭眼額,頂唔順。當年果欄又有賭檔、成日有人打交,好亂,依家好好多,處處都裝了閉路電視,行家有秩序,車仔唔會有碰撞。」初入行不久,琼姐曾經放棄,轉行做酒樓,但最後又回到果欄。「做果欄凌晨四五點出門,做完回家只係八點,細路仲瞓緊,我返嚟可以繼續湊佢哋,唔似酒樓做足十幾個鐘。講辛苦,當然係做果欄辛苦好多,但冇辦法。」

老公包二奶 啞忍十幾年
不要看琼姐個性硬淨似男人,在家中,她是典型的婦女,為了孩子、為了頭家,明知老公包二奶,也啞忍十多年。「前夫後來沒做運輸,做果欄批發,經常到內地做生意,十七、十八年前開始包二奶,佢講過話解決問題,唔要個女人,我一直知道唔對路,但冇出聲。我哋好少嘈交,一有問題就鬥唔出聲。當時心態係唔想離婚令頭家散,又唔想俾屋企人睇死,始終係我自己揀。直至五年前,個女人申請來香港,就連個仔都十八歲,我真係要面對問題,就要求離婚。」她回想當初自己逃避現實,早早解決問題就不用蹉跎歲月,令憎恨愈積愈深。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黃大立(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