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創夢家】芭蕾舞 少女 飛躍美國舞台

【小創夢家】芭蕾舞 少女 飛躍美國舞台

穿上漂亮紗裙,腳踏足尖鞋,站在舞台中央,聚光燈映照下,化身故事角色,一時是天鵝,一時是唐吉訶德的女神,一時是胡桃夾子中的女孩,展示曼妙的 芭蕾舞 姿,多麼吸引人!當很多女生羨慕着 芭蕾舞 蹈家,何曾想過舞者華麗背後是由汗水經營嗎?廿歲女生小創夢家Janis花了十七年時間,在舞蹈界浸淫,更不惜獨自離家向美國闖,為的是追夢,站在國際舞台展示魅力。

7_230K_feel
《胡挑夾子》是Janis喜歡的芭蕾舞劇。

廖敏婷(Janis)20歲
經歷:三歲開始學習 芭蕾舞 ,十歲時已立志成為 芭蕾舞 蹈員,其後,一直醉心跳舞,考獲英國皇家舞蹈學院最高榮譽獨舞章;參加多項國際比賽並獲獎,以及獲得多個獎學金;2012年前往美國修讀全日制芭蕾舞課程,現為美國哥倫比亞 芭蕾舞 團獨舞員。

6_230K_feel
Janis(前)自小已立志當舞蹈老師。

躋身美國舞團

踏入舞蹈室,梳起髮髻、一身 芭蕾舞 衣的Janis神態自若,一舉手一投足皆散發自信。可人兒Janis不算絕頂美女,高160厘米的她自覺嬌小,在芭蕾舞界不屬先天優秀的料子,為了突圍而出,她努力練出絕技,轉圈要轉得比他人多,跳躍騰空時間要夠長,技術尚可以憑努力鍛鍊,至於身形的限制,她努力keep fit瘦身,現時維持在40公斤,望努力再減多一公斤,讓跳舞時身段更好看,手腳更修長,以彌補身高之不足。為了跳舞,小妮子出走香港,到美國闖,躋身美國職業 芭蕾舞 團,在一眾金髮標致的 芭蕾舞 蹈員中突圍而出,不到一年榮升獨舞員。

4_230K_feel
小時候的Janis面珠圓碌碌,十分可愛,旁為其媽媽。

從小投入舞蹈世界

「小時候,如同一般女孩被那條蓬蓬裙吸引,又覺得跳舞動作很美,三歲開始試着學 芭蕾舞 ,到五歲時,我已經夢想當舞蹈老師,好像有一股熱情推動我學舞蹈,尤其是挑戰穿上足尖鞋,可以做高難度技巧,滿足感更大。我個性固執硬頸,從小已經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小學時,我已跟爸爸媽媽談我要到外國跳舞,因為在香港學舞是為興趣,少數視為專業或職業,加上芭蕾舞學校校長支持我到外國多見識,見我熱情不減,家人慢慢由不理我變成支持我。」目標清晰,Janis刻意入讀國際學校,IB課程夠靈活,學習氣氛自由,給了她很多空間練舞,同時幫助適應海外讀書。十六歲,Janis前往美國匹茲堡 芭蕾舞 劇院學校修讀全日制 芭蕾舞 課程。

5_230K_feel
小時的Janis(中)喜歡穿上粉紅小裙,美美地跳舞。

苦練技術彌補不足

雖然Janis外表柔弱,但個性十分堅毅,練習時間比別人長,付出汗水及淚水也比別人多。「我身形線條不夠修長,遇到不少困難,補救方法就是練習更高技巧,包括轉圈。同學跟老師學習時,我站在一旁便自己練轉圈(Pirouette),轉到老師覺煩厭而叫我停止。我不屬於先天資質好,不斷練習加強平衡力、掌握重心,一開始轉圈,下一步動作必須想得很清楚。另外,我加強彈跳力,爸爸是警察及救生員,可能遺傳了他的運動天分,我的肌肉相當有力,大跳(Grand Auegro)幅度及騰空也不錯。」她多次參加國際比賽,獲得不少獎項,包括是首位香港年青舞者參加世界級「美國傑克遜國際芭蕾舞比賽」,從數百名國際選手中突圍而出,加入九十九位參加者之中。

9_230K_feel
Janis跟舞蹈夥伴一起做出高難度動作,構圖畫面優美。

嚴格體重管理

十六歲離家出遠門,Janis沒有爸媽照顧,讀書練舞、生活習慣重新適應。「第一年在外國生活很辛苦,在香港最多一天練習一個多兩個小時,外國跳舞一跳就六小時,身心俱疲,當然,這是自己決定,多麼辛苦也要堅持。當時住在台灣寄宿家庭,屋主很好人,煮菜很美味,辛苦練習後放縱地吃,不知不覺,體重升至四十八公斤。」一年過後,她開始正視問題,學習看營養標籤,管理好飲食。「我很愛吃零食,以前一包朱古力,開了包裝就必定要吃完。現時每次吃少量,跳舞運動量大,需要能量及糖分,控制分量就無問題。在美國一般只吃兩餐,早午餐吃得很豐富,晚餐輕盈些。自己學會煮飯,用很少油,多吃菜。女孩子(經期時)間中體重會反彈,學會面對,不用太介意,而表演前會自己煲薏仁水、綠豆水去水腫,這些方法全是自己研究。」

11_230K_feel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平日練習不可少。

接受惡意批評

Janis並非單憑努力就一帆風順,遇上評審的惡意批評,灰心後,學會接受,化之為動力。「女芭蕾舞蹈員的理想身高是165厘米,我差了5厘米,曾有段時期飲牛奶和跳繩,希望長高些,可惜沒有用。我曾為身高問題困擾好一陣子,近來才慢慢學會接受。參加某國際比賽時,評審說我伸展不夠、手腳不美,其實是指我身形不足。現時,已經很多亞洲人站在國際舞台,很多日本人及韓國人很厲害,我不覺得自己輸蝕比下去。」其實,觀眾在遠距離欣賞舞蹈劇,不會清楚知道舞台上舞者的身高,反思後,Janis說要變得更瘦、更修長,她表示現時體重穩定在四十公斤左右,不過,昔日體重曾失控攀升至四十八公斤。

14_230K_feel
轉圈是Janis多年苦練出來的絕技。

無憂生活短暫

舞蹈員如同螢火蟲,生涯光采但短暫。父母當初不太支持Janis當職業舞蹈員決定,其一就是擔心前景。Janis起步算早,不過,深知舞蹈員生涯大約只有廿年。「做專業 芭蕾舞 者是艱辛且短暫的,一般做到四十歲便要退團。像我現時每天不停跳舞及排舞七小時,平均每兩個月四場表演,十二月旺季更會有八次演出,算辛苦。舞團屬於每年續約,有機會遭退團需另覓舞團,我很好彩,下一年已續約了。我現時剛起步,不擔心前景,希望可以四處走,加入不同舞團吸收不同經驗。到三十多四十歲時,我希望回港成立新的舞團,將我學的事帶回香港,讓更多人有機會享受跳舞,甚至以舞為職業。」訪問之時,Janis回港度暑假,她已經不忘將所學到的帶回港,擔任「迦南之星國際芭蕾舞大賽」表演嘉賓,在鍾詠賢芭蕾舞學校擔任客席導師,讓學生接觸香港主流的皇家 芭蕾舞 之外,有機會體驗不同 芭蕾舞 風格,享受 芭蕾舞 大世界。

15_230K_feel
Janis喜歡融入芭蕾舞動作拍攝生活照。

勿混入是非堆

各國芭蕾均有獨特風格,如美國 芭蕾舞 節奏明快富活力;英國芭蕾舞典雅;俄羅斯芭蕾舞有力而華麗,從小學習英國皇家芭蕾舞的Janis發現自己更適合俄羅斯風格,故此應徵及加入現時舞團。她非常成熟,早知要在舞壇餬口不易,為了夢想,須做好自己,獨善其身,有好技巧及身段後,亦需配合良好品格。「我沒有想過要做最top,要做首席、獨舞員,能夠享受跳舞就足夠。現時舞團有三十五人,有廿三位來自世界各地女舞者,當中只有兩位獨舞員,我跳了一季就被挑選成為獨舞員,感到很慶幸。」問團長為何揀選她,Janis謙稱自己聽話會接受團長導師意見,加上不愛說是非,故此選了她成為獨舞員。「團員間其實有很多是非,例如說某某跳得不好、說她那麼肥等等,我只聽不會加把嘴,非常口密。我沒有聽過別人說我不是,如果有也不會理會。」Janis補充她很愛演戲,很喜歡《胡桃夾子》、《吉賽爾》、《舞姬》等芭蕾舞劇,每次都非常投入地演繹,演繹傳神亦助她成為獨舞員。

17_230K_feel

後記:美的定義

優秀 芭蕾舞 蹈員除了有亮麗的外表及身段外,更重要是那份堅毅。Janis絕非溫室小花,她為夢想努力,無懼練習的疲憊與疼痛,隻身勇闖小眾的道路,不怕跌碰,深明跳舞不能一步登天,對自己說:「即使今天狀態不佳,表演不如理想,千萬不要放棄,只要停一停、想一想,再循序漸進,一定會達到更好的效果。」堅持與毅力是廖敏婷Janis最美的地方!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