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肢史泰龍 熱血回歸

截肢史泰龍 熱血回歸

「史泰龍」強悍戰鬥格,大隻騾騾天不怕地不怕,死過翻生打不死似的,不是在說美國電影明星席維斯.加登齊奧.史泰龍,而是說再生勇士、人稱「史泰龍」的仇健明。看他年青時的模樣,加上往日從事粵劇舞台幕後工作時拼搏十足,外形及處事確實有幾分似史泰龍。今天,他雖然失去了雙腳,主要靠輪椅行動,但鬥志依然長存,一樣秉承着史泰龍之名。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仇健明(55歲)
經歷:人稱「史泰龍」,從事舞台幕後工作三十多年,於2013年傷口受食肉菌入侵,須截去雙腳保命,昏迷十九天,現時長期靠輪椅代步,積極從事義工,現時是香港復康力量董事及2014至2015年度十大再生勇士之一。

食肉菌感染
即是「壞死性筋膜炎」,由一種或幾種細菌混合病變引致,例如金黃葡萄球菌、鏈球菌、創傷弧菌等;病徵有皮膚劇痛及紅腫,出現高燒及休克。病患可源自細小的傷口,有些個案沒有明顯的感染源頭。此感染能快速破壞身體組織,需透過手術將壞死發炎組織全面切除,部分患者須截肢,嚴重可致命。

資料來源:衛生防護中心

3_232K_feel
生命中總有笑不出的時候。你曾經歷過艱苦的生活嗎?你絕望過嗎?你想過放棄嗎?

 

14_232K_feel
往日工作上全力以赴,廣結人緣,包括曾與周潤發合作。

惡菌入侵 切除左腳

「小傷口有幾惡?發燒?休息唔夠,飲多啲水、焗一身汗就無事?」從事粵劇舞台布景幕後組的史泰龍,牛高馬大,經常擔擔抬抬擒高爬低,工作常有擦傷,二零一三年三月底左腳出現小傷口及發燒,只覺小事。

「十年前太太因肺癌離世,我身兼父母兩職照顧阿女,有責任搵錢撐起頭家,日以繼夜工作,半夜一、兩點拎住宵夜返屋企,朝早七點起身返工,每日瞓幾個鐘,大廈看更笑我『早出早歸』。左腳受傷受感染無特別理佢,我記得痛到抽住大髀位,又發燒,加上我自己硬頸,唔想拖累工作,想跟埋日場,繼續開工。有下捱唔住暈暈哋,腳開始腫,叫拍檔送我去急症,諗住打支止痛針就得。點知醫生立即叫我入院做手術,話係食肉菌,我自己簽紙做手術,見到『最懷打算會切除左腳』,我從來都無聽過『食肉菌』呢三個字,仲懶輕鬆諗最多切忽肉補番傷口,仲叫醫生射住,輕手啲!」由於食肉菌擴散太快,醫生切除史泰龍左腳保命,還說如果遲一天入院會性命不保。

6_232K_feel
仇健明生命中最愛的女人是已離世的愛妻胡林萍。
5_232K_feel
史泰龍在女兒面前放下強悍一面,展示溫柔。

昏迷十九天 閻羅王拒收

「去到鬼門關,閻羅王都唔收我,無咗雙腳坐住輪椅,連牛頭馬面都嫌我阻碇,看唔到門口。」今天的史泰龍還懂得說笑,看來硬淨,不過勇士也有弱點,說起家人,說起那十九日的突變,眼淚如泉湧。

「我好記得四月一日做手術,醒番已經係十九日之後,昏迷期間做咗八次手術,好多事都係後來聽番。切除左腳後,發現食肉菌入侵至右腳,明明左右腳隔咗成個海,當時我家姐簽字同意為保我條命而做手術,點知再發現我對手紅腫,醫生提出要切埋手……當時家姐好難抉擇,怕我醒番唔知點面對,交咗俾阿爸決定。」人緣好的史泰龍,當時很多親友前來支持他,面對抉擇出現兩方不同聲音,一方支持世伯為保兒子性命而做決定,另一方反對,再切落去無陰功,木頭人般生存下去。「最後阿爸決定唔簽字,醫院人員打十幾支抗生素殺病菌,後遺症有機會令到心肝脾肺腎衰竭,成為植物人……」

8_232K_feel
說起家人在自己昏迷期間的抉擇,戰士也落淚。

歷盡生死 熱血重生

「一般人應該bye bye咗。四月十九日係我嘅重生日。」即使是戰士,也要時間破繭重生。昏迷後甦醒,史泰龍當刻沒有發現自己沒有雙腳,只感到沒體力。「我仲同人講我入院三日,仲未知自己昏迷十九日,初時無人敢講事實我知。由於我完全無力,連彎腰都唔得,下半身包住晒同用毛毯遮住,根本望唔到。醫護人員用吊機抬起我,大小二便靠人哋幫,就連抬手拎隻膠匙都無力,用五至十分鐘先可以拎起粒提子食到,我已經心諗:『我玩完!』有一日好奇心嚟啦,用力撥開被發現無左右腳,喊咗整晚,我姓仇啫,唔係同人有仇,點解個天咁對我……」

其後,截肢戰士感受到家人、朋友、同僚和醫護人員支持,包括粵劇界在他昏迷期間發起義演籌款,籌得一百三十四萬供他康復路用及支付女兒教育費,史泰龍注滿入間有情的力量,贈自己五個字:我要活下去!

10_232K_feel
受食肉菌感染,史泰龍左腳全截去,右腳只剩大腿。

為祭愛妻 學行樓梯

從零開始,逐漸適應自己並接受現實,每天做運動、每天吃蒸水蛋吸收蛋白質,忍痛拉筋、坐輪椅練習再到學用義肢走路,在醫院八個月零七日是苦練期。「星期六、日物理治療師放假,我都堅持練習,姑娘叮囑我要小心,難得執番條命,再跌一跌好大鑊,傷口難復元之外,意志會消沉,有機會唔想練落去,所以我非常小心。」進度良好,醫護人員更說史泰龍是萬中無一,到他可以用義肢站立及走路時,進一步想學習行樓梯。

「為應付生活,我唔想去到商場有幾級樓梯時O咗嘴,想學行樓梯。醫護人員唔俾我學,覺得我過火,我再講多個理由,佢哋立即應承。我太太胡林萍係四川人,十年前走前遺願係返回家鄉,山上有三十幾級樓梯,我跟醫生講我希望拜太太。」去年,史泰龍跟女兒一起回鄉祭太太/媽媽。

13_232K_feel
上月,「恒生——再生會十大再生勇士選舉」頒獎禮上,仇健明成為新一屆勇士,其努力得到認同。

全職義工 反饋社會

傷殘人士的世界並不如史泰龍原定所想般悽慘,反而發現另有天地,他施展冒險精神認識同路人。「去到呢刻,我咩都接受,病房床尾有聖經、佛學書、轉經幢,護士都講笑話唔搞我個『陣』,醫生有時叫我同某某病人傾吓偈開解吓佢哋,我都好樂意。有次朋友介紹我認識殘疾人士,原來佢哋係大公司工作、職位好勁,我嚟啲中途出家嘅人有眼不識泰山,之前只知奧運後梗會有個殘奧咁。」抱有開放樂觀心態,加上史泰龍是因為得到他人支持才站起來,決定「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參與義工服務,到不同機構分享,更「出賣」自己經歷結集成書,將收益捐予香港復康力量,推廣傷健共融。

2_232K_feel
由幕後走到幕前,史泰龍將截肢的心路歷程搬上舞台。

延續 舞台夢

史泰龍現時的生活多姿多采,最富挑戰是由幕後走到幕前演話劇。他講述《輪上.心更清》的演出情況眉飛色舞。「導演無要求我除去義肢,我在總綵排時決定除去義肢,重演我當時發現自己無雙腳的震撼,加入粵劇常出現的手勢表達,出嚟效果好有共鳴感同有效果,有時考爆肚臨場反應都應付到,準備出年繼續演。」兩年多時間不長,眼前的史泰龍接納了自己,不怕路人眼光,笑說自己好貪靚,想得出用紋身圖案襪套在義肢上,連真正的公仔佬見到他都讚厲害。筆者想協助他開門,他直說不用,又不用電動輪椅,怕自己養懶了,他果然是戰無不勝的史泰龍。「做到殘而不廢,是種福氣!」

17_232K_feel
《人生路.苦.拼》記載史泰龍的經歷,收益五萬多元捐予香港復康力量。

後記:苦着拼人生路

Survivor樂團所演唱的電影《洛奇》第三集(Rocky III)主題曲〈Eye of the Tiger〉是仇健明的主題曲,他一邊聽着此歌,一邊接受物理治療。歌詞中「虎之眼,挺身而起重回戰場,付出光陰去賭上機會,曾經遠走,如今我重新振作, 一身孑然,唯求生意志與我同在。」正反映他的經歷,更告訴各個殘疾者、遇到失敗者,跌倒、苦楚何需懼怕?人人都可以變成「史泰龍」,重新爬起來,拼出前路。

18_232K_feel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