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手作花燈 新舊共冶一爐

中秋手作花燈 新舊共冶一爐

花 好月圓,秋意漸濃,不知不覺已來到中秋。傳統與革新不一定對立,在寶華紮作店內,一堆楊桃、彩兔燈籠中,竟然有長頸鹿、士多啤梨,甚至是本地卡通聾貓的燈籠!沒有眼花,這些燈籠非塑膠製造,而是由紮作師傅歐陽秉志利用竹篾( 音:滅)和彩紙製成,是傳統手藝配合新穎設計的心機作。今個中秋,識得玩,一定玩crossover 燈籠。

1

手作燈籠賣少見少

重陽、清明、農曆七月和八月都是香燭紮作店最忙的時候,剛過了農曆七月盂蘭節,踏入八月,紙紮舖開始掛上彩燈。位於深水埗的「寶華紮作」同樣照行規,於農曆八月才掛上燈籠,抬頭看店內,除了兔仔、楊桃,還有出自歐陽秉志師傅限量訂製款式,賣一個少一個。秉志說:「巿面上大部分傳統燈籠都從內地入口,很少本地製作,一來師傅少,二來成本高,內地人工便宜,每位師傅或者工人分工負責一部分,好似一個做支架、一個剪彩紙,另一個貼紗紙,可以大量製作,一個白兔燈籠數十元就有交易。不過,正如你睇到,白兔款式一模一樣。」看秉志出品的兔仔燈籠,確實每隻都不一樣,有性格得多。有一隻大頭白兔貼上黑色紙,可愛中帶點型格,另一隻約高一米的巨大兔仔是秉志去年的作品,他說拖着它遊街,吸引不少途人目光。還有一隻中央有大大隻「K」字,是客人用來氹女仔,特意找他訂造。每個燈籠載着心思和故事。寶華紮作有兩位歐陽師傅,歐陽偉乾是秉志師傅的父親,問大歐陽師傅如何看兒子將新的元素加入傳統燈籠中,他說是好事:「無想過細路做我呢行,搵到食之外,最緊要後生有興趣,就放手俾佢試。」筆者指着長頸鹿燈籠問大歐陽師傅意見,他笑着回應:「鹿唔似鹿,象唔似象,唔知咩嚟。」歐陽秉志在旁表示爸爸唔識。

 

創新紙紮滑板車

回想年青時,歐陽秉志從沒想過子承父業。「97年大一設計畢業,舖頭唔夠人用,幫手做兼職,始終呢行跟生死有關,都驚㗎!初初送貨到『大酒店』,拿拿臨送完就走,唔好亂講嘢。當時完全無諗過長做,只想過做設計師。」年青人待在傳統行業當然嫌悶,秉志開始找「細藝」,由於讀設計,因此擅於結合傳統與現代,當時流行滑板車、跳舞氈,他開始用卡紙試做。「一開始做迷你版滑板車,我自己無實物,睇吓人哋,自己再研究整出嚟,後來做咗架一比一,有客人買走,賺咗第一個三百蚊,都幾有滿足感。」後來,他開始根據客人要求訂造手袋、高踭鞋、收音機、相機等。此舉對於當時的紮作行業屬於非常創新。「當時流行跳舞氈,我自己整,阿爸完全唔知咩嚟,仲問我做咩整路牌。」大歐陽師傅果然風趣,氈上的箭嘴確實有幾分似路牌標誌,全憑爸爸沒有左右兒子,繼續讓秉志自由發揮,創出一片天。歐陽爸說︰「我當年特登到出名紙紮大行『金玉滿堂』學師,當時係偷學,師傅唔會教,惟有自己勤力啲,做多啲就學多啲,自己再開舖。我會教秉志技巧,佢做得好好,有興

趣咪做。呢行忙又煩,煩無師傅幫手;唔忙又煩,手停口停搵唔到食。」

歐陽偉乾師傅將新派預訂交予兒子,自己主力製作傳統拜神用品。
歐陽偉乾師傅將新派預訂交予兒子,自己主力製作傳統拜神用品。

為Beyond家駒紮結他

歐陽秉志無心插柳下入行,為寶華紮作,甚至是本港紮作行業帶來新轉機。最讓他難忘的作品是一把電結他。「入行無耐,佛堂搵我幫手製作電結他俾家駒,據知之前燒過一把,但家屬唔多滿意。當時我會聽Beyond歌,覺得可以製作結他是種榮幸。我對樂器完全唔識,一個月時間內,到通利好幾次,唔俾影相,我就好仔細睇每一個零件,不斷用手掌度尺寸。準備製作時,我考慮過用竹篾駁位會凸出來唔好睇,選擇全部用卡紙製作,彎位最難整,我好俾心機整,好滿意,知道家屬都好滿意,我就好開心。」不過,秉志並非經常有空接受定單,尤其顧客要求十分刁鑽。「早前,有人要求製作乾濕褸,我做唔到,一來質地唔似,二來價錢唔啱。又有顧客要求整五花腩,我唔想是但print出來貼一四四方方,過唔到自己,最後冇接。有一次,有男仔要求我整酸辣麵,我起初都唔接,但佢話有個女仔生前好鍾意食譚仔,我見佢求我,都有幫佢整,研究好耐,見佢滿意完成品就好。」客人甘願用五百元買一碗紙紮酸辣麵,花在思念的人身上是值得。問秉志會否覺得自己的心機作一把火燒掉很浪費,他回答:「唔會,可以俾另一個世界嘅人用嘛!」再加上,作品給在世親友送上安慰,這是無價的。

舞火龍也難不倒歐陽師傅,他還加上電燈眼睛,讓龍栩栩如生。
舞火龍也難不倒歐陽師傅,他還加上電燈眼睛,讓龍栩栩如生。

紙紮變成藝術品

除了房車、別墅與妹仔等舊式紙紮品外,最新的化妝品、智能電話、平板電腦都有,它們是印出來的盒子,二十多三十元已有交易,表孝心可豐儉由人。有另類顧客想珍藏歐陽秉志的心機作,花上千元,要求製作一比一可打開的卡式收音機供收藏,更有《星戰》迷要求訂製白兵。此外,他更曾製作一部像真度高的汽水機供展覽用,這些紙紮品已upgrade成為藝術品。正當紮作行業式微時,歐陽秉志希望靠他的努力,讓大眾珍惜傳統文化遺產,分享紙紮的樂趣。

 

●撰文:Esther Ngan ●設計:C.Ming ●攝影:Paul Choi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