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廢除TSA風波

爭取廢除TSA風波

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原意是藉小三、小六及中三學生參與評估,了解全港學生中、英、數三科的基本能力,但近年小三TSA的操練壓力已提前至小一,有家長反映小朋友過度操練TSA,影響正常課業進展甚至身心健康。近日有家長發起網上群組「爭取『取消小三TSA』」,家長的不滿情緒一觸即發,至今已有超過4萬人響應支持。我們請來TSA家長群組召集人、資助小學校長及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表達他們對TSA的看法。

教協的TSA調查反映,TSA已嚴重異化,業界傾向應廢除TSA。 教協會長馮偉華(右)表示,TSA已由低風險評估變成引發學生嚴重操練的考核。
教協的TSA調查反映,TSA已嚴重異化,業界傾向應廢除TSA。
教協會長馮偉華(右)表示,TSA已由低風險評估變成引發學生嚴重操練的考核。

小學5次全港性考試

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簡稱TSA)自2004年開始舉辦,設於小三、小六及中三,評估學生在中、英、數三科的基本能力,了解每間學校學生的水平,獲政府資助的學校都要參與。小學生除了考 TSA 外,還有升中派位專用的「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Pre-S1 HK Attainment Test,簡稱Pre-S1),以及小五和小六的「呈分試」,即小學生涯中共考五次全港性考試。為應付這些考試,學校、老師、家長及學生都承受極大的壓力,教育局先後兩次作出政策調整,2012年起,TSA 與Pre-S1隔年進行,以減少小六學生同時應付兩個考試的壓力;2014年取消向小學發放達標率,把 TSA 從小學質素保證的「表現評量」中剔除。教育局表示,TSA 成績數據不會用作篩選學生或將學校分等級,故不會為師生帶來壓力,亦毋須額外操練。

有家長在網上群組分享TSA題目的艱深,圖上為小二的數學TSA題目;圖下是小六英文TSA讀寫卷題目,出現「alliteration」(即押頭韻,修辭法的一種)生字。(網上圖片)
有家長在網上群組分享TSA題目的艱深,圖上為小二的數學TSA題目;圖下是小六英文TSA讀寫卷題目,出現「alliteration」(即押頭韻,修辭法的一種)生字。(網上圖片)

教協調查唱反調

早前教協公布3至4月進行的 TSA 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老師及學生為應付TSA,需要補課、做補充練習額外操練,造成極大的壓力,使正常課堂的教學和測考方式被嚴重扭曲,情況比過去的升中試、學能測驗年代嚴重得多。TSA 變成補課、操練和引致師生壓力的元兇,即使教育局去年推行優化措施,超過60%老師認為無助減輕師生壓力,另有約65%老師反對繼續推行TSA。

根據教協的調查顯示:
‧約70%老師認為TSA影響日常教學及測考。
‧約70%老師認為學生必須操練才能應付TSA試卷要求。

‧約70%老師因TSA而為學生補課,平均每星期超過2小時。
‧97%老師要求學生購買TSA補充練習,小三及小六平均購買3.1本。
‧80%認為老師壓力嚴重,另外73%認為學生壓力嚴重。
*資料來源:教協網頁 www.hkptu.org

TSA主要問題:
‧題目多又艱深,而且考試時間短,超出學生的基本能力,逼使學生額外操練應試技巧和內容。
‧補課和操練滲透各個年級,不但影響日常教學,而且侵佔學生進行課外活動的時間,造成師生壓力。

家長群組支持

TSA關注組召集人何美儀認為TSA嚴重影響基礎教育,是時候停一停讓教育方向重回正軌。
TSA關注組召集人何美儀認為TSA嚴重影響基礎教育,是時候停一停讓教育方向重回正軌。

學校操練要轉校?

在最近爆出的「爭取『取消小三TSA』」網上群組出現前,已先後有「TSA關注組」及「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等家長群組。其中TSA關注組早於三年前成立,召集人何美儀當年見到就讀小三的兒子操練TSA,身邊朋友的孩子亦面對同一問題,於是成立群組,目的是爭取取消小三TSA,繼而取消小六及中三TSA。對於「爭取『取消小三TSA』」群組在短時間內,即引發大批家長參與,何美儀表示:「TSA操練問題已有一段時間,在小三、小六最嚴重,但這兩年情況不斷惡化,短短幾年間已操練到小一,於是群組一出家長群情洶湧。我姪女今年讀小一,在幼稚園升小一的暑期作業已有TSA題型的中、英文閱讀理解。」有指操練原因部分來自家長的要求,她不否認有家長想提升小朋友的能力而操練。「作為家長都不想催谷小朋友,有人說如果小朋友承受不了學校的操練,倒不如轉學校,我們都想知道有沒有不操練的學校名單,很多學校都標榜愉快學習,事實是否愉快?而且選校不單看TSA,還有其他原因。」何美儀育有三名兒子,分別轉過學校。

「爭取『取消小三TSA』」群組成立三星期,已獲數萬人支持,群組10月29日在報章刊登「致吳克儉局長公開信」,要求局長正面回應。(網上圖片)
「爭取『取消小三TSA』」群組成立三星期,已獲數萬人支持,群組10月29日在報章刊登「致吳克儉局長公開信」,要求局長正面回應。(網上圖片)
237K_focus06

「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群組討論的議題較廣, TSA是其中一項。
「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群組討論的議題較廣,TSA是其中一項。

教育局欠溝通

TSA已推行了11年,何美儀指最近教協的問卷調查已反映問題的嚴重性,她希望教育局向公眾解釋TSA的功用。「小六Pre-S1已知全校學生的排名,當中還缺少哪些資料,要在小學加入TSA再作評估?教育局視學組定期到各校進行外評,透過實訪、觀課等,了解教與學情況,這個視學制度已經很徹底,仍不夠全面監察?」雖然家長在網上反對TSA的聲音愈來愈大,但教育局態度依然強硬,她批評教育局未與家長團體溝通,「2014年教育局檢討TSA時,曾表示會諮詢我們的意見卻沒有,我們要求與局方會面亦不成功,最終局方公布停止發放TSA整體達標率。」現時情況已升溫,她希望教育局釋出善意,與家長團體、辦學團體會面,「最緊要大家有偈傾,『企硬』只會令家長更憤怒,遲早官逼民反上街示威。」

何美儀認為視學組到學校進行外評,已是對學校的一個全面監察。
何美儀認為視學組到學校進行外評,已是對學校的一個全面監察。
家長群組爭取取消小三TSA,還小朋友擁有愉快童年的權利。
家長群組爭取取消小三TSA,還小朋友擁有愉快童年的權利。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支持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認為,TSA操練情况比過去升中試及學能測驗都要嚴重。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認為,TSA操練情况比過去升中試及學能測驗都要嚴重。

停止無謂操練

「爭取『取消小三TSA』」群組公開呼籲全港區議會候選人,表態是否支持取消小三TSA,並納入主要政綱。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表明:「如TSA帶來的壓力及無謂操練依然存在,不如取消TSA。」他指出TSA本是考基本能力的低風險評估,但教育局濫用TSA成績,責難表現不理想的教育團體,在層壓式施壓下,學校校長、老師都要把TSA成績做好,壓力轉嫁至學生及家長身上。但有指家長為了爭取好成績,而要子女接受操練,矛頭直指家長,其實局方才是始作俑者。同時TSA帶來反作用,以全港劃一標準去衡量學生的能力,造成能力較弱的學生挫敗感很大。

TSA操練提前至小一,學生要額外做TSA補充練習。
TSA操練提前至小一,學生要額外做TSA補充練習。
葉建源向教育局建議,減低TSA的壓力,例如以抽樣方式進行、隔年或隔兩年進行。今年爆出多個家長群組,葉建源認為家長的不滿持續,「教育局應主動聆聽家長的聲音,認真處理並改變現狀,但暫時未見局方有任何動作。若要結合政治力量,才能逼使教育局作出改變及調整,實在很悲哀!反映局方不是以學生的福祉為考慮因素。」他坦言家長的情緒到達臨界點,不同形式的行動都有可能出現,「台灣20年前的『410教改遊行』,就是以遊行的方式推動教育改革。」他曾與「爭取『取消小三TSA』」群組的召集人碰面,但對方未向他提出任何意見,如有需要他樂意協助。

有指操練來自家長的要求,葉建源不同意將矛頭指向家長。
有指操練來自家長的要求,葉建源不同意將矛頭指向家長。

校長有保留

浸信會呂明才小學將TSA模式融入在課堂上,避免額外操練。
浸信會呂明才小學將TSA模式融入在課堂上,避免額外操練。

TSA有評估作用

對於家長發動取消TSA,沙田區熱門名校浸信會呂明才小學黃潔蓮校長認為,家長有發聲的權利,她不便評論。黃校長指她尚未收到家長反映TSA的意見,該校亦不贊成操練TSA,「我們將TSA融入在平時的教與學及校內評估,小朋友在課堂上已學到,當然我們教導同學TSA的模式,但並不會特別操練。學校沒壓力,師生反應都正常。」其實她認為TSA有其作用,「評估壓力比以前學能測驗時期減少,而且有一個機制去了解小朋友的能力,所以稱為『評估』而非『公開試』。學校可以從TSA報告知道學生的中、英、數能力,檢視學校的水平。老師亦可留意到學生的強弱項,在校內檢討作出教學上的調整,如那部分內容要減少或增加,以配合學生的能力。」該校適當地訂購有TSA模式的綜合練習,目的為補充教科書的不足,老師可在TSA評估取經,滲入於課堂評估中。至於應否取消TSA?黃校長認為要作整體及周詳的考慮,包括教育局、辦學團體及其他持份者的意見。

黃潔蓮校長指隔年進行小六TSA非每年承受壓力,該校小三學生對TSA亦習以為常。
黃潔蓮校長指隔年進行小六TSA非每年承受壓力,該校小三學生對TSA亦習以為常。

家長有Say

不反對取消小三TSA
童星Hugo現在小四,於紅磡一間資助小學就讀,Hugo媽媽指:「學校相對輕鬆,並沒有催谷學生。每學期中英數各有一本補充練習,各科每星期只做一次TSA練習。有朋友的兒子讀區內另一間小學,確是有特別催谷精英班的學生。」她認同有個別學校操練TSA,至於是否取消TSA,她表示:「如壓力大可取消,小三始終太細,不過小六、中三TSA可保留,小六TSA可作為升中銜接訓練。」
先調減功課量
另一位童星Matthew在長沙灣一間資助小學就讀四年級,妹妹是同校三年級生,學校安排每星期二、四的中英文課做TSA練習。Matthew媽媽認為TSA對他們影響不大,「可能名校壓力較大,所以要學生操練。學生壓力問題不單在TSA,功課太多、返學時間長都有影響。教育局要檢討功課量,每日9至10份功課,加上默書、測驗考試,還有TSA就辛苦。」

取消TSA是倒退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強調TSA只考基本能力,學生沒必要操練。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強調TSA只考基本能力,學生沒必要操練。
教育局認為操練文化非全因TSA而起,並表示TSA是小學階段唯一能評估學生基本能力的方法,不應輕言取消,表明取消TSA是大倒退。上周私立的救恩學校(小學部)向家長發出通告,指「TSA屬於較機械化的評核模式,對學生的學習沒有明顯的裨益」,決定由本學年開始不參與TSA。其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由轄下委員會檢討TSA,研究TSA題目的難度及設計,並於三個月內提交建議。

藝人林子博 支持廢除TSA

237K_focus17

藝人林子博的一對子女就讀軒尼詩道官立小學,他覺得小朋友應該有快樂童年,但TSA 扼殺了小學生的玩樂時間,故支持廢除TSA。即上sundaykiss.com看看他的分享!
●撰文:Irene Lok
●攝影:新傳媒資料室、Thinkstock(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如欲率先接收資訊,請讚好我們的FB專頁並於「已讚好/Liked」選單設定「搶先看/See First」,多謝支持!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