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給孩子一個Fast Pass

記得兩個女兒約五和七歲的時候,阿李一家到東京迪士尼,剛遇着冬季的一個下雨天,為了孩子不掃興,為人父母者心甘情願一拖一抱,排了個多小時機動遊戲的長龍,可謂拖泥帶水;本來也沒投訴,但當看到有些家長帶着孩子不用排隊,直入,阿李爸爸大惑不解,並質問守門的工作人員,對方用半鹹半淡的英文回答:「他們有Fast Pass。」

Fast Pass?當年阿李媽媽還是第一次聽到主題樂園有這種制度。一直以來的理念是:主題樂園是個普天同慶、人人平等的國度。那麼,為何同等價錢又有些人可取得Fast Pass,階級觀念是如何搞出來的?懵然不知的阿李爸爸還因此與工作人員口角,但阿李一家四口又怎可能敵過一個國度的制度,誰叫我們「唔知定」。

時至今天,各位主題樂園玩家都知道晨早入場者可先到每一個玩點預約,取得Fast Pass,已不用阿李媽媽詳細解說。But,阿李媽媽還是要說,這種Fast Pass不只在主題樂園才出現,Fast Pass已漫延至每一個社會,到處都是規矩愈來愈多、愈來愈複雜,能洞悉者遊戲規則者,知道往哪裏可拿到Fast Pass,家長就可為自己的孩子省時間,快人一步,理想達到。

隨便說個阿李媽媽認為是家長懂為孩子取Fast Pass的例子。友人G的女兒想讀法律(又或者說友人G想女兒做律師),於是安排女兒在中五開始每年暑假到律師行實習,說是為了讓女兒了解法律界也好,說是為了大學收生時看到這相關的實習經驗也好,還可以早識人脈。其實,那間律師樓不缺人用,而且要著名律師樓聘用一個沒經驗的少年人並不輕易,這實習也就是家長用心良苦的安排,只為女兒考Law School時彷彿有Fast Pass。

久而久之,給阿李媽媽發現企圖領取Law School Fast Pass的不獨友人G,原來A、D、C和X、Y、Z都讓子女做同一件事。問題來了,當A-Z的考生都有類似的Fast Pass,那就需要一張Faster Pass,甚至要出動The Fastest Pass,說不定要老竇老母是律師或法學教授才管用。

傳說中,有些英國中學跟Oxbridge的關係特別密切,所以……;又有說,某些香港幼稚園與某些香港名小學關係特別密切,所以……;父母為了不用跟大圍排隊,只有千方百計去取Fast Pass。

Fast Past這回事,不是主題樂園才使用,原來由古至今的社會中都有,只是從前我們沒留意。

2010年,阿李家與友人的兒子在東京迪士尼留影。
moonmoon捕捉巡遊最美一幕。
成年人比小孩子更沉醉於迪士尼。

更多精選內容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