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有一個媽咪

如果有人跟阿李媽媽說:「我細細個就聽你啲歌。」阿李媽媽一點也不介意,因為當年組成「夢劇院」歌唱組合時,阿李媽媽其實也很少女。不過,提到香港九十年代的少女偶像,阿李媽媽的這位朋友黎瑞恩真不可缺少,相信我和她都可以跟對方說:「我細細個就聽你啲歌。」

如今,黎瑞恩是星級媽咪,大女和細仔是她生命重要的部分。阿李媽媽的印象中,小恩子本就很懂人情世故,人緣極佳,待人以誠也平等,從不擺架子的女子。

一次,一群朋友在小恩子家中聚會,阿李媽媽在邊聊天邊吃雪條,吃完之後懶得丟雪條棍,銜在嘴裡,小恩子竟然走過來為阿李媽媽拿走雪條棍,可想而知她是多心事細如塵細的可人兒。這事件可能只是她做過細心事件中一千萬件的其中一件,連她自己也忘了。

近幾年大家都越來越忙,所以很難約到帶孩子出來玩;但記得當我們的孩子都是幼童時,moonmoon和sistermoon參加過好幾次小恩子搞的兒童派對,每次她都安排周到,小的可以玩得盡興而歸,大的可以吁一口氣並與好友大談親子經。

「親切的小恩子」形容為必要時「咆哮」或「關目」的管教方式下,相信她的小朋友也很能理解待人接物的正確方式。小恩子好福份,一睨,孩子就乖;阿李媽媽就耍不出這招,因moonmoon和sistermoon早已看穿媽媽的愛是義無反顧,往往左耳入右耳出。

最近難得聚會,小恩子跟阿李媽媽慨嘆:「小朋友長得太快,真的很懷念他們再小一點的日子。」

老是聽到媽媽輩說同樣的話,阿李媽媽卻擔心為何自己的想法有別,是不是思想不正確呢?「我依依不捨的並不多,反而想他們快點長大和獨立,因為這些年來事無大小都依賴我,做媽媽累得連病的時間也沒有;而且好想照顧第三個孩子,那就是我的各種創作,這是要極度專注的,只是過去十年每每創作都不可能在安靜的情況下進行。」

也許,阿李媽媽想得比較遙遠,如果終有一天孩子是要長大丶終有一天要離巢,那不如早點習慣沒有孩子在身邊的感覺,也早點重拾一個作家或創作人的事項,免得時代久遠,完全生疏,與社會和讀者都脫節,堅離地了⋯⋯

忘記了確實日期,但應該是阿李媽媽生了sistermoon不久,小恩子由市區開車到新界探望阿李媽媽,其實很多人都會嫌遠,但她卻不怕路程漫長,就是為見朋友一面,不愧是有俠女的風骨。

既然孩子大了,以後就更要多多跟舊朋友相聚。

更多精選內容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