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看孩子的作文

不知為何孩子的書桌總是亂糟糟的,不論他們懶惰或勤力;孩子大多未建立系統化的收拾,即使他們願意收拾,也只是東塞一本書丶西塞一張紙,到要找特定物件時,總是不知自己放了在哪兒。

徵用moonmoon的書桌,疊起的書簿岌岌可危,因此阿李媽媽忍不住手幫女兒整理一下。在隨意的情況下,引人入勝的事物出現了:是moonmoon的「中文作文簿」吸引阿李媽媽的眼球。

阿李媽媽猶豫了一會,如果是女兒的日記,肯定誘惑很大,但又肯定最終不會看;如今是功課,阿李媽媽大膽假設為灰色地帶,結果⋯⋯打開了作文簿,接著是一頁又一頁的驚喜。

先看每篇文的大題目,其次是老師的評語⋯⋯當中有一篇老師讚「感人」,阿李媽媽自然要看看有多感人。

「我喜歡雞蛋仔,不單是因為它奇特的口感和外表。它背後的文化與歷史價值,才是最值得各位香港人欣賞的。不知大家有否聽過「雞蛋仔伯伯」的故事呢?2011年,有位在街頭售賣雞蛋仔的伯伯被檢控,引起多名街坊不滿。這位「雞蛋仔伯伯」甘願做小販,自食其力養活一家人,卻願意接受所有懲罰,只是不想自己的雞蛋仔「車仔」被充公。

兩年後,「雞蛋仔伯伯」因病逝世。

希望大家能把這則觸動人心的故事與親友分享。雞蛋仔,不愧是香港飲食文化的結晶。 」

從來不知道女兒最喜歡的小食是「雞蛋仔」,而且她老是表現得古靈精怪,沒半點感性。這次看孩子的作文,更了解她那「有組織」的內心世界,用最文藝的手法呈現她的觀點。

阿李媽媽遊阿姆斯特丹時,參觀過Anne Frank的屋子,這猶太女孩在納粹德軍佔據荷蘭時,與一家人躲藏在父親公司建的密室,一躲就是兩年多,為了不引起任何注意,日間不能發出聲浪,而她可以做的就是閱讀和寫日記,《安妮的日記》成為了戰後最暢銷的經典作品之一,戰亂中少女作者的勇氣和理想,感動後世人。

只可惜,安妮一家後來被德軍發現並送進集中營,唯一生還的是她父親Otto。劫後餘生,他重返密室並轉折復得女兒生前寫的日記,父親努力找出版社,排除萬難完成女兒出版的心願。

Otto說過,如果他不讀女兒的日記,從來也不知道女兒的內心世界是何等成熟丶哲性。兒女的喜和憂,有時父母從不知,千萬別自以為是。

阿李媽媽@Anne Frank Huis, Amsterdam
sistermoon在拼合阿李媽媽由阿姆斯特丹Anna Frank House 博物館買回香港的模型Anne Frank House。

更多精選內容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