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機,戴上手套,做家務

放下手機,戴上手套,做家務!

過去一個暑假,阿李媽媽帶moonmoon和sistermoon去美加東岸,因為住在多倫多女朋友J家,算是作為base camp,所以當中三個短trip去紐約、魁北克省和波士頓,來來往往也不覺太奔波,真的要多謝好客的女朋友J。

常牢記Benjamin Franklin對「客人」的名言:Guests, like fish, begin to smell after three days.(賓客,就如魚,三日之後就發臭。)阿李媽媽叮囑moonmoon和sistermoon,住在別人家時要份外檢點,別讓主人家不快,要人家開口責怪就不好,人家收在心中更不好。
這次在朋友家住的日數超過十天,阿李媽媽出發前買了兩對絨裡手套,打算去過到去教女兒做家務,不要加重主人家打掃屋企的負擔。一來,美加家庭不常用家傭,男的女的都是親自做家務;二來,即使別人有傭人,也不代表我們可以不clean up our own mess。

機會難逢,不可錯失,港孩在家很依賴姐姐;如今在加拿大,地大屋大,港孩也該學學如何洗碗、洗衫,這回沒抵賴了。
婆婆那一代,洗衣用手洗;媽媽一代已有洗衣機,但也不是按一個掣就搞定;如今的Generation Peter Pan未必知應按哪一個掣才可選擇適合的洗衣cycle ,用熱水或凍水,如何乾衣?甚麼是柔順劑?為何有些人喜歡加滴露?
晾衫也是一門學問,衣架上的濕衫放得太密就不通風,難乾;放得太疏又浪費空間。其實,別以為師奶都會晾衫,晾衫是easy job;如果要快晾乾,且衫乾時不皺就是學問和心思,which is 港孩的智慧都不是care這方面的。

學校高分,生活層面低能,這就是阿李媽媽常簡稱「高分低能」。狀元不會洗衫、晾衫,這又是什麼現象和道理?
我們寄住朋友家時,剛巧有其他人來,女兒們怕陌生,就沒跟主人家的親朋戚友打招呼便上了房;阿李媽媽捉她們落大廳,大大方方跟所有人say hi。又一次,女兒們早餐吃過粟米片後就放在桌上,沒用夾封住袋,阿李媽媽又訓話了好幾分鐘。
旅途最後一天,女朋友J送我們三母女機,對阿李媽媽説:「你對moonmoon和sistermoon太嚴格了,她們年紀尚小啊。」你猜阿李媽媽怎樣回應:「如果我的兩個女兒天天吃完早餐不洗碗,日上三竿也不換好衣服準備好出發,次次回家後髒衣服等你幫她們放進洗衣機洗、洗完幫她晾乾,你就不會想我們三母女再來探望。」為了友誼永固,阿李媽媽必須要有家教,也不是教什麼,只不過做家務丶say hello。不論是在家中或在朋友家中,別當人家是工人,這是簡單不過的待人接物之道。

朋友真唔話得,招呼我們三母女。
moonmoon迷上了旅遊攝影。

更多精選內容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