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未婚產子 一切從無知開始

15歲未婚產子 一切從無知開始

從小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生活無憂儼如溫室小公主,阿魚尚未成年便誕下兒子駿駿,從此由一名無知少女變成責任重大的母親。 雖然已為人母,但面對將來,她一無所知, 也沒有期望。今天,她走到了人生的轉捩點,遇上一群熱心幫忙她的人,給予機會並從旁指點教導。將來的路還有很長,且看她能否把握機會,積極面對未來的挑戰與困難。

 

中一輟學 未成年珠胎暗結

縱使政府大力推廣學校加強性教育,依然有不少無知少女,急不及待偷嘗禁果,結果大多數因為年少無知,不擅處理、不懂面對後果而無所適從,阿魚正是過來人。她是家中獨女,自小已受盡萬千寵愛,求學時期,學業成績遜色,中一連續兩次留級,隨後更被學校開除,只讀到中一。追問她踢出校的原因,自認乖巧、在校內循規蹈矩的她,淡淡然地說:「因為認識了在髮型屋工作的男朋友,他為我染了一頭紫髮,回到學校便馬上被開除了。」看着眼前的阿魚,沒有半點機心,卻充滿無限的「無知」,每當剖析一件事的原因始末,她的答案總是:「不知道。」今年只有20歲的她,育有一名4歲的兒子駿駿。15歲時發現懷孕,她笑指是「被人呃」,因為與父母吵嘴,不忿下離家出走到男友家小住,年紀小小初嘗禁果,結果未成年懷孕。憶述當時的心情,她沒半點驚慌:「月經沒有來,然後有點作嘔感覺,我便知道自己懷孕了。當時沒有任何打算,反正打算墮胎,所以甚麼都沒有準備。」小妮子有墮胎的打算,最後沒有付諸實行,只因未儲夠錢,拖拖拉拉的就誕下了囝囝。阿魚生育前沒做過產檢、沒見過醫生,更荒唐的是懷胎十月,竟然連家人也可瞞混過去。「其實我懷孕時不太見肚,爸爸也是待我穿羊水入院生產時,才知道此事。」阿魚說罷忍不住笑了。

3
阿魚曾經想過捨棄兒子,幸臨崖勒馬免恨錯難返。

BB一個月大 生父拋棄兩母子

阿魚誕下駿駿約一個月後,生父便不負責任地拋棄兩母子,對此,阿魚也不以為意:「囝囝出生後,一直被我瞞騙的爸爸很嬲,媽媽很心疼,但他們沒有打罵我,當刻沒有想太多,雖然我未成年懷孕,但爸媽沒有打算向警方舉報,只是說好了要將囝囝交給男友養,但對方卻忽然消失了,可能他覺得很難負擔養育小孩的費用吧!」說時不帶半點憤怒。由於阿魚是未婚媽媽,醫院安排社工跟進,她的生活,從此才有機會走入正軌。社工除了為她綢繆工作,為日後生活鋪路,還提供心理輔導。對於長年累月窩在家中過宅女生活的她,終於被強行拉進社會之中。然而,學歷只有中一程度的她,找工作絕非易事。「我只讀到中一,幾乎所有文職的最低要求都不達標,現在又要湊仔,讀夜校除了難夾時間,學費也難以負擔,做了廿年人,最後悔就是中一輟學,沒有學歷傍身真的一事無成。」阿魚露出難得一見的認真表情。

阿魚的工作很簡單,檢查並清洗店內嬰幼兒用品,並拍照放上網頁,供客人網購。
阿魚的工作很簡單,檢查並清洗店內嬰幼兒用品,並拍照放上網頁,供客人網購。

宅女求愛 一切從網絡開始

阿魚中一便拍拖產子,然後繼續宅女生活,幾乎與社會脫節,囝囝出生後,她除了湊仔就是上網。前任男友經交友網認識,現任21歲、不願上鏡的男友亦如是,最令人費解的是對方遠在澳洲升學,二人只透過網路視像通訊,男方竟甘為阿魚放棄無限前途,毅然返港拜倒其石榴裙下。仔細打量阿魚,外表如一般平凡女子,談吐口齒亦不見伶俐,只透過視像,到底有甚麼伎倆令男友為她神魂顛倒?她狂笑一番,然後保持一貫口吻說:「我真的不知道,連他自己也不明白。」即使男友家人極力反對,二人仍然愛得如膠似漆,男友甚至為了她搬入女家,對於她育有一子,阿魚表示男友沒有太大感覺,不太介意。談到將來,阿魚苦惱地表示:「我沒有想過將來,即使成為未婚媽媽亦從來不覺得有壓力,過一日便一日,現在也不錯,將來的事將來再想吧!」這是活在當下的思想模式嗎?已為人母的90後少女,卻像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孩子總會長大,囝囝將來的學費誰來負擔?她不假思索:「叫男友俾囉!」也許得到上天的特別眷顧,阿魚的人生路看似崎嶇,卻總能安然度過。現任男友除了接受駿駿之外,還鼓勵她積極生活,找一份穩定的工作,起碼能養活自己。經社工安排,阿魚終於願意踏足社會,在「綠色小腳板」嬰兒用品義賣店內工作。這是她人生第一份工作,也是一個很踏實的起步點。她的工作很簡單,主要是檢查捐贈者送來的玩具,清洗嬰兒車,然後有條理地將店內物品拍照放上網頁,以便顧客網購。

阿魚會隨車出發協助回收,收回來的用品要逐件搬到店內,阿魚直言這是 比較辛苦的一天。
阿魚會隨車出發協助回收,收回來的用品要逐件搬到店內,阿魚直言這是
比較辛苦的一天。

公主的脾氣 仍有待磨練

轉眼工作兩年,培養了阿魚的責任感,由於她是店內的主力員工,有時候即使生病,沒有其他人頂替的話,她都會「頂硬上」。今天,她還自信地表示,對於店內工作已很熟手, 時薪亦由兩年前的$28, 調整至現時$37。計計數,整個月加起來才5千多元,夠用嗎?「當然不夠用,幸好男友整份糧都會奉獻給我,他的工資比較高,加起來勉強可以過活。」男友是普通文員,上班的公司在阿魚工作地點附近,兩小口每天一起上班下班,無疑形成一種樂於上班的動力。身為低薪族依然能輕鬆過活,全因阿魚父親仍有穩定的收入,是家庭的經濟支柱,而母親則為家庭主婦,當阿魚外出工作的時候,全靠母親照顧外孫。為了讓阿魚安心工作,一家人全力配合,這位公主依然活在堡壘中。在工作崗位上,阿魚有時候仍擺脫不掉公主脾性,幸好得到主管悉心教導。「綠色小腳板」負責人霍惠賢(阿賢),看盡阿魚兩年間的工作表現,絕對是她的嚴師良友,她定期會對阿魚的表現作評估,工作表現好的話會加人工,相反表現欠佳會扣錢。何謂表現欠佳?阿賢說:「她始終還是細路女一名,她的情緒很影響工作。例如她早前與男友鬧分手,她竟然天天遲到,我當然厲聲斥責,並且狠心扣其時薪。」阿賢對阿魚是愛之深、責之切。她坦言已當她是自己女兒看待,希望她能夠生性、學懂自立。

●撰文:Justina Lee
●攝影:黃大立(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