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孩公民教育的第一課

今年七一,帶埋Ocean去遊行。

睡飽午睡才出發,頂到三個小時的龜速前行

有D人會話,去遊行跟本改變不了政局。

這種無助感,我是明白的。但是不行出來,情況會變好嗎?看過法庭戲吧,沒有反抗,辯方律師會話你係配合緊,好enjoy。對方見你唔反抗,通常都會加倍為所欲為。情況只會變得更差。

一不表達自己意見,立即便會被代表了。

Ocean細,得4歲半,其實好多野未明白,但我今次給阿仔的公民教育第一課就是 要勇於表達意見

Ocean遊行前聽了N次“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明明地D歌詞講乜。今次行出黎可以有親身體會。

佢問我點解咁多人要行出黎,我同佢講,因為負責管理我地住的地方有個bad guy,他沒有聽到大家的聲音,所以大家要行出黎俾佢睇到我地係好upset,好多angry man。好多人行出黎即係好多人都upset,讓他不能扮作不知道。而所有的upset都係原自unfairness。(Injustice太深喇,unfair係佢可以理解到的慨念。)因為unfair會令部份人suffer,所以我們見到不公平的時就要出聲。

我要讓Ocean自小知道,有意見是必須出聲的。我不相信甚麼 “必要的沉默”,尤其是他這個年紀。我一向對Ocean講都係有要求要講出黎,喊、發脾氣原全是於事無補!就算估阿媽我會唔俾,都可以講出黎。我不會因為佢有意見而責備佢。講出黎,大家討論,看看可否做到。可能今次唔俾下次情況不同會俾呢!

作為阿媽,為左鼓勵佢厘個信念,即係有意見會出聲,我通常會搵一D適合佢決定的情況問佢意見,咁佢先會有意見被接納的滿足感。每次提出意見都不被接納,佢會無興趣同你溝通,有野都唔同你講,又或是用更發癲的態度提出要求。

我希望得到的是一個講道理的孩子,而不是一個唯命是從的孩子。而一個講道理的孩子一定不會是野蠻人。一個會講道理的孩子,也比較不會容易受別人影響。

至於遊行訴求,也不能全都一一解釋。佢問左好多問題,誰是 bad guy? 佢做左乜野?甚麼是普選?甚麼是公民抗命?為甚要遊行?土地正義聯盟送了一粒荔枝俾佢,又問點解農夫會無得種荔枝。

這次我抽取較易理解的東北問題,因為他得到姨姨送的一粒本地荔枝。我告訴他有農夫叔叔的地被不合理地搶去。再以佢自身的經驗討論,例如如果佢玩玩下的車俾人搶左去俾等二個人佢會點?如果人地亂咁俾番個洋娃娃你代替那架車仔又是否合理?如果明明另外有架無人玩的車,但佢死都要搶你架車又如何等等。其實同佢地傾下,大人會得到好多久遺了的智慧。

Ocean會話你聽,其實無乜政唔政治,因為佢會話,點解D人會會咁greedy。

香港的孩子,好多都係七星伴月,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所有家人親戚都圍著自己團團轉。我想,關心社會,關心和我們同處一起的其它人是陪養同理心empathy的一個方法。

一開始騎膊馬,因為太逼了,看到很多野,有很多問題。不用怕,媽媽乜都會答你!
太大雨了,我們避雨去,Ocean在樓上見到厘個情境好impressed,唱起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更多精選內容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