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主迫遷 近百流浪狗面臨被啪

業主迫遷 近百流浪狗面臨被啪

愛護動物者是時候發聲!
收養近百隻流浪狗的西貢流浪狗協會,因業主大幅加租及收回土地,原位於西貢的狗場,大量狗隻即將喪失家園,來自澳洲的負責人Narelle物色新址時,卻又遇上重重阻滯。她為了照顧一班被虐、被遺棄、受傷、年老的狗隻,擔心之餘更為此事日夜奔走,並再次修改申請書內容向政府作第二次申請,希望能盡最大努力,為這群被世人嫌棄遺忘的狗隻,有個安身立命之所,不致最終送往人道毀滅之途。別看輕你的力量!請大家在9月底的公眾諮詢期內為毛孩們發聲,相信你的一字一句、片言隻語,絕對有機會改寫狗隻的命運。

1

香港是虐殺之都!?

有人說香港是「虐殺之都」,確實,翻查香港政府新聞的資料,過去三年被人道毀滅的動物超過8000隻。來港十多年的澳洲籍Narelle自小愛護動物,她不明白為何每年那麼多動物遭人道毀滅,當中大部分是健康和性情良好,被殺原因只是沒有足夠空間
收留牠們,多可笑!她初期跟幾位志同道合朋友,在西貢擔起拯救狗隻工作,為狗仔尋家,後來許多朋友加入狗義工行列。8年前,她更在偏僻的西貢大藍湖找到過萬平方呎地方,成立西貢流浪狗協會,收留及照顧狗隻,把牠們從死亡邊緣拯救出來。她自知力量有限,但救得一隻得一隻,希望感染更多人。狗場位處西貢郊區,進入狗場只有單程路,人跡罕至,附近只有山林。甫入內,發現狗隻不多,Narelle表示場內大約有85隻狗,小部分是狗主寄養在此,大部分都是協會拯救,並等待領養。牠們三三兩兩分隔至不同區域,有些怕人、性情相近聚在一區,隔.鐵閘又是另一區,而在中央空地有多隻親人的唐狗在自由散步。另一邊老年、體弱狗隻窩在室內攤抖,狗房則有多格獨立空間給每一隻狗,狗場環境可算是十分舒適。

協會不時進行教育工作,教導小朋友愛護動物。
協會不時進行教育工作,教導小朋友愛護動物。

唐狗多次被拒收

會內狗隻各有不一樣的故事,絕大部分都是唐狗。香港居住環境小,很少人養唐狗,再加上唐狗非出身名門,往往不及名種狗得人愛。1歲唐狗Hulk來到協會只有一兩個月,性格可親和善,牠算是幸運的一群。助養人黃小姐是Hulk的救命恩人,居於元朗的她每天路過錦上路西鐵站,有天看見一隻繫有綠色頸帶的唐狗四處遊蕩,便帶狗糧給牠吃,更為牠在facebook找主人,可是兩星期無消息。而在附近公廁工作的伯伯不再工作,照顧不到狗仔,雪上加霜,有人表示找食環署來捉狗。黃小姐心知狗仔被捉只有死路一條,決定聯同網友找專家於凌晨時分捉狗,再帶牠到狗會找新主人。黃小姐說︰「我已經養了兩隻狗,怕牠們難以相處,不能將Hulk帶回家,當時一心想救狗,聯絡過三、四間狗場,我表示會付出Hulk的生活費用,直至牠找到主人,但多間狗場都拒絕收狗,最後經獨立義工幫助,才找到西貢流浪狗協會。」她表示Hulk待在狗場很開心,性情變得親人,現時黃小姐每月付出$2,000生活費,並每星期來探訪Hulk,希望牠找到幸福家。

黃小姐幾經波折才找到機構收留唐狗Hulk, 讓牠不用被人道毀滅。
黃小姐幾經波折才找到機構收留唐狗Hulk, 讓牠不用被人道毀滅。

不嫌棄老弱病狗

除了Narelle,協會就只有兩名員工,其他都是義工。照顧80多隻狗不容易,照顧日常飲食外,還要每天留意狗隻的健康狀況,部分長期病患狗更需要定時吃藥,有時候需外出看獸醫。義工經常帶狗散步,而訓犬師義工亦會前來教導狗隻,糾正壞習慣,助牠們找到領養主人。以上工作雖是「手板眼見功夫」,但更重要是義工們需付出無比的愛心及耐性。跟Narelle遊走狗場每一處,她向筆者跟攝影師講解。「每隻狗的性情及經歷不一樣,有些很膽小不親近陌生人。看!Red在流浪期間被捕獸器夾斷左腳兩趾,幸好被義工拯救,否則送去漁護署,很大機會被人道毀滅。剛來到,牠對人類失去信心,很怕人,經常躲在房,甚至不肯多進食,現時進步很多,肯跟我玩。」筆者不懂動物傳心術,但看見Red愁眉苦臉,躲在Narelle旁,感到牠曾有可怕經歷。Narelle替Red說好話,表示牠只是害羞,其實是Gentle Dog,希望Red能找到好主人。另一邊,有一隻唐狗Cookie面部腫

脹,鼻子不尋常凸出,左眼潰爛,Narelle表示是大約兩三個月前,在馬鞍山發現牠,附近的村民有餵飼牠,但據說左眼睛被箭豬刺傷,村民一直沒有帶牠看獸醫,令面部變成這樣。Narelle於心不忍,把Cookie帶回協回及看獸醫,獸醫表示牠出現腫瘤癌症,預計只剩半年壽命,Narelle希望嘗試中醫、能量治療等其他方法幫助Cookie。

 

患病狗隻需定時食藥。
患病狗隻需定時食藥。
Beryl 無微不至地照顧會內的狗隻,最寵愛鬥牛犬Tiger。
Beryl 無微不至地照顧會內的狗隻,最寵愛鬥牛犬Tiger。

迫遷在即 死期倒數中

西貢流浪狗協會為流浪狗帶來希望,一直靠有心資助,得以持續營運下來。不過,好景不常,Narelle與義工Catherine表示:「自2006年,以每月2萬元租地,但新業主加租至每月5萬元,更表示要收回土地發展,迫12月底搬遷。我們在馬鞍山田寮村覓得新狗場,並於5月向相關政府部門提交申請,可惜收到嘉道理農場及政府部門的反對評語,表示申請地點屬於『自然保育區』。我們再作第二次申請,工程師已作出更改,例如重申申請地段之前被用作廢置設備及垃圾棄置場,亦沒有植物,不會破壞原有的生態環境,而且狗房位置有樹木緩衝,不近民居,再者,屬於短期性質,不會影響『自然保育區』的長遠規劃。」她希望這次成功。

Narelle(左)和Catherine(右)說起狗場申請新址被拒,顯得十分擔憂。
Narelle(左)和Catherine(右)說起狗場申請新址被拒,顯得十分擔憂。

Catherine也表示:「不明白為何反對,嘉道理農場向公眾宣揚保護自然生態,包括愛護動物,協會的理念如出一轍。我們歡迎公眾前來參觀,學習狗隻知 識,之前有學生及小朋友來協會考察。」再看資料,漁護署有跟12間動物福利機構合作安排領養被遺棄的動物,當中包括Sai Kung StrayFriends,Narelle表示部分資源是由漁護署撥款資助,但希望政府可以大力支援他們,以助進行動物救援,為流浪狗進行絕育及注射疫 苗,有效管理動物。同時,為適合領養狗隻尋家,向大眾宣揚善待動物。「我希望大眾花少許時間了解我們的申請書,在9月26日前的諮詢期到城規會網頁留下支 持評語,希望得到大眾關注,讓當局嚴正檢視並批核申請書,讓狗隻有家。」如果申請場地失敗,有關狗隻可能會再次過.飄泊流浪的生活,甚至有機會被捕捉面臨 人道毀滅!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溫俊鏘(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