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英小丑自娛娛人 笑對癌魔

耆英小丑自娛娛人 笑對癌魔

第一號殺手癌症每年突襲超過二萬七千人,陳汝森(森哥)是其中之一。人到「第三齡」準備享受退休生活,卻受癌症纏繞,前列腺癌與淋巴癌輪流找上他,他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停止了化療,照樣追夢,學習扭氣球、鑽研魔術,扮演小丑四處做義工,更想定離世後做「大體老師」。森哥說:「死?有咩好怕?」

02_248K_feel
陳汝森成為「恒生——再生會十大再生勇士選舉」中的再生勇士,他的努力備受認同。
04_248K_feel
示範扭出多隻可愛的小龜氣球。

一擰一扭 氹人開心

森哥隨身攜帶法寶,拿起魔術小道具,跟大小朋友一起玩小把戲,兩個扣子明明獨立的,穿在一起就分不開了,多神奇!其後,他在手推車翻找了一大袋氣球,拿起氣泵扭扭擰擰,不要看他七十有六,依然精靈醒目,瞬間扭出花朵、烏龜、馬騮、狗仔、帽子等各式趣致造型氣球。
「我病時,好多謝醫生姑娘對我、對病人好好,我自己無咩嘢可以報答佢哋,就選擇做義工,跟同路人分享,氹吓小朋友開心。其實我做好少嘢,氹人開心,自己又開心。」患有前列腺癌與淋巴癌的森哥,現時與癌共存,停止了接受電療及化療療程,希望生命過得有意義及充實,選擇四處做義工,散播開心之時,亦用「開心」作為抗癌的靈丹妙藥。

03_248K_feel
扭氣球扭轉了森哥的人生態度,明白到人生最重要是過得開心及有意義。

六年對抗病魔

森哥很熱情,喜歡跟人交流,雖然聲音沙啞,但依然愛聊天,樂意分享自己的故事。「我已經退休有十年,之前做過的士司機,鍾意同乘客傾偈,客人都叫我『口水佬』,六十歲退休過住悠閒生活,一直無病無痛,點知七十歲時接二連三患上癌病。起初發現頸有腫塊,檢查後確診患上急性淋巴癌,去到二、三期。」樂觀的森哥回想當時經歷電療、抽骨髓治療的過程很苦,但一直抱着「人總會生病,生老病死在所難免」的想法,來面對眼前不斷襲擊他的病魔。
三年後,他的聲帶有瘜肉,須割去部分聲帶組織,聲線變得沙啞,大聲說話會感辛苦。之後,森哥患上前列腺癌,而現時的眼睛狀況亦不佳,一看見強光會感不適,須長時間佩戴太陽眼鏡。六年間,病痛一一湧現,森哥沒有怨天尤人,繼續逆來順受。他抱着「既然不幸患病,就要學會接受」的信念,讓自己注滿正能量。

06_1_248K_feel
我相信只要把握機會,夕陽無限好,美景在黃昏。

放棄治療 充實自己

2014年年中,森哥決定放棄療程,他不是放棄自己,而是更加珍惜時間。「我之前接受療程,原本須完成注射十一支荷爾蒙針,三個月打一支,打咗四針,即係打咗一年,副作用好厲害,成個人好,坐直都要人扶,好似變咗廢人,生不如死,我決定唔再打,做自己鍾意嘅事,繼續做義工。」沒有接受治療,森哥表示健康狀況雖然不及三、四年前,但總叫做比注射荷爾蒙針時好得多。
「人老心不老用嚟形容我好貼切,之前睇電視節目見到有『耆英小丑隊』,心思思想加入,有病嘅時候走去自薦報名。之前自己一直對魔術有興趣,加入後跟導師學手勢、技巧,花咗唔少時間練習。」森哥隨口問筆者有沒有銀仔大餅,叫我看清是公抑或字,他另一隻手蓋着,再叫我猜猜看,打開手後,跟我的答案不一樣,手法非常純熟,很佩服他花時間、心血換來了熟練把戲。

08_248K_feel
加入「耆英小丑隊」四出做義工散播快樂。
07_248K_feel
跟太太和兩孫女飯敍,陳汝森擺pose搶鏡拍照。

照顧無家孩子

森哥不單止患病時投入做義工,其實他一直是寄養爸爸,早就明白無私做善事富有意義。「我由1986年開始參與寄養家庭服務,初期心態都係為咗個仔。我只有一個仔,佢問我點解大伯父有三個小朋友,而佢就得自己,無兄弟姊妹,佢話好悶。我聽到電台有招募寄養家庭嘅宣傳,加上太太支持,我哋走去面試。多年來撫養咗廿一名寄養兒童,有幼稚園生,又有小學生,我揸完的士返屋企會同小朋友玩、傾偈、溫書等等,我愈嚟愈投入做寄養爸爸。小朋友留喺我度由幾個月至六年都有,每次有兩位小朋友,我希望佢哋親生父母嘅情況改善,可以盡快接番佢哋,因為小朋友好需要親生父母嘅愛!好多小朋友長大都無特別嚟探我,只有兩位間唔中探吓我同太太,其實我唔求回報,只係覺得做義工幫到人,人哋開心,自己就開心,好簡單。」直至2013年,森哥因患前列腺癌接受電療,專心休息,才無奈地暫停當寄養爸爸。

12_248K_feel
慈善復康服務機構「再生會」協助長期病患者抗病,逆境自強。
11_248K_feel
森哥積極擔任義工服務,文件夾內滿是獎狀及訪問他的剪報。

家人支持 無私分享

雖然健康狀況不佳,容易感疲勞,但森哥沒有想過不做義工。「太太同阿仔有時會擔心我做小丑義工會辛苦會,不過,屋企人都好支持我。出席活動,我成日扭足兩個鐘無停手,排隊攞氣球好長龍,我唔可以休息要人失望,大人小朋友都開心,例如有好多婆婆排隊要氣球,佢哋開心幫孫仔女拎到氣球,孫仔女又開心,我又開心,三方都開心,仲唔係三贏?我自己無咩顧慮自己,扭到幾多得幾多,扭到為止。」
現時森哥一星期至少做一次義工,不時到醫院探訪病人,逗他們開心,又正如訪問當天,他便義務為慈善中心布置場地。此外,他很樂意分享如何扭氣球和玩魔術,細心地講解着打「熊耳結」、扭花花的技巧,絕不私藏。他希望將扭氣球、玩魔術讓人快樂的魔力擴散開去。

14_248K_feel
《樂.觀人生》一書是陳汝森的自傳,他希望傳遞「既來之則安之」信念。
13_248K_feel
森哥走訪醫院、長者中心及學校做義工,獲得感謝狀。

死後捐出身軀

「夕陽無限好,美景在黃昏」是陳汝森的座右銘。「在抗癌路上,我樂觀面對,太太因膝頭有毛病行動不太方便,即使我病時辛苦,我同太太依然會兩個人互相扶持。屋企人好明白我嘅想法,生死唔重要,最重要係活出精采人生。有一日我離開後,依然會樂意去幫人。」在去年十大再生勇士頒獎台上,森哥接受勇士名銜的同時,亦有向當時的主禮嘉賓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及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自薦,樂意擔任「大體老師」,捐出遺體,讓學生解剖學習醫學知識。即使走完一生,亦要行善助人,不枉此生。

15_248K_feel
陳汝森送上氣球,並教授再生會的職員扭氣球。

另一片天
在森哥身上感受到他的樂觀外,更感受到堅毅。要長者放下自己,重新學一門手藝相當困難,他們花的時間與心力比年輕人多出很多倍。加上像森哥一樣扮到鬼五馬六,不放下自己又豈能做到?然而,當你願意挑戰自己、衝出安全區,會發現另有一片天。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溫俊鏘(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如欲率先接收資訊,請讚好我們的FB專頁並於「已讚好/Liked」選單設定「搶先看/See First」,多謝支持。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