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  學公民教育

雨傘運動 學公民教育

近日滿城風雨,市民集會遍地開花,打開電視、報章皆是有關「佔領中環」、「雨傘運動」相關的報道,小朋友看在眼裏,大抵都會出於好奇問爸媽:「點解大哥哥大姐姐曳曳豬唔返學?」、「點解咁大煙?」、「咩係689 ?」⋯⋯爸媽面對孩子一連串問題,可能不懂解答,有家長甚至認為不必跟孩子談政治。藝術家鄭怡敏與太太張嘉莉卻選擇用非常方式,以繪畫、藝術行為灌輸兩女兒如何關心社會,一家參與七一遊行、到西九寫生,最近,更到彌敦道參加「遍地開遮」藝術活動,響應「雨傘運動」。

F2

繪畫響應雨傘運動
9月29日傍晚,藝術家張嘉莉(Clara)與鄭怡敏(阿金)聯同藝術家朋友, 一起在彌敦道近太子一段馬路上,自發舉行「遍地開遮」藝術活動,以響應「雨傘運動」(又稱太陽傘運動)。馬路旁豎立多個牌子,寫有「遍地開傘、為下一代擋煙雨、不要散開,只要傘開」等標語。在馬路空地上,參加者在傘上畫畫寫字,有的畫上黃絲帶及太陽花、有的寫上「請收起催淚彈」,自由創作,放學後趕來的鄭子寧和鄭勺寧兩姊妹也在其中。兩人年紀輕輕,三歲及七歲人仔在大眾面前畫畫,毫不怯場,很多路人舉機拍照,更有伯伯稱讚她們:「嚟啲細路好嘢!將來主人翁啊!」子寧和勺寧對於甚麼是「雨傘運動」似懂非懂,或許只是跟隨父母而行,當作親子活動。爸媽沒有硬塞政治觀念予女兒,希望假以時日,子寧和勺寧累積經歷,懂得關心周遭事,有獨立批判思考。鄭爸說:「我不想她們長大後,回頭看,因為沒有參與(社會事)而後悔。」

阿金Clara夫婦一直關心社會時事,並將之結合藝術,引起大眾關注。訪問前,他倆曾到金鐘兩天,親眼看到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集會人群,翌日決定聯同藝術家舉行活動,讓大眾反思及抒發情緒,同時希望兩女兒在安全環境下參與,了解社會。子寧、勺寧跟隨爸媽,一行大約15位參加者,齊齊撐起畫了圖畫或繫有黃絲帶傘子,有序地一個跟一個遊街,吸引大眾注視。確實,沿途不少路人、遊客紛紛舉起相機或電話拍照。Clara補充「遍地開遮」活動目的:「之前,我們走到商場、餐廳內打開傘子,希望更多人關心身處的香港發生甚麼事。未必人人親身到現場參加運動,但也鼓勵他們仿效,在傘上畫畫並拍照,向更多人展示。」

F3
鄭氏一家跑到彌敦道參加「遍地開遮」活動。

安全下了解大是大非
看新聞,有少數家長帶同子女到金鐘了解雨傘運動,有爸爸表示與其看電視新聞,不如帶兒子到場親眼看、感受一下,強調「帶得佢嚟就帶得佢走」,另有媽媽與外傭帶同三女兒前往金鐘,表示解答女兒有關「參加者係咪曳曳豬?」問題,在現場來一趟公民教育及通識課。鄭爸媽表示暫時不再考慮帶女兒到港島一帶,家住太子,便選擇在下午及黃昏時分,帶女兒在遠處、較少人聚集地方觀看「佔領旺角」的群眾。此外,他們借電視片段、網上圖片向女兒講解。阿金說:「當女兒看到催淚彈新聞片段,我加入科學原理講解,說警方拉開掣,等幾秒後,催淚彈爆開,等煙霧擴散更遠,令很多人吸入氣體,而吸入會令人抖氣辛苦,眼睛不停流眼水。」當女兒有興趣時,爸爸趁機講多些,即席上一堂通識課。

細女勺寧只有3歲半,幼稚園老師也問她及學生有否看電視?了解小朋友的看法及感受。 Clara表示小朋友總會有好奇心,好奇心延伸出來就是關心社會、關心人。父母不必刻意跟孩子避談新聞政治。阿金補充:「我們的教育方法沒有刻意訂下『公民教育』,只是我倆關心時事,孩子自然加入其中。」

F5
3歲半勺寧穿上圍裙,以畫筆及手印,為平平無奇的雨傘,增添色彩。

政總門外野草寫生
「佔領中環」運動展開前,罷課期間,子寧、勺寧早已到過金鐘政府總部。阿金與Clara於9月23日政總附近舉行「野草寫生行動」,歡迎男女老少參加。Clara解釋活動理念︰「野草象徵頑強小生命,在地磚隙那麼惡劣環境下成長,好比學生不畏強權,勇於表達意見。另外,響應罷課罷學,大家當作上視藝課。這活動有很多層面,當參加者觀察小草時,需屈身放下自己,這對於小朋友來說,是種品德教育,學會尊重小生命,像小時候仔細觀看螞蟻。從小培養孩子留意大自然一花一草,自會學懂關心身邊人和事。」

有家長擔心孩子年紀小,不宜參與政治活動,甚至是涉及政治的藝術活動。阿金表示:「有人覺得藝術家很脫俗、自我孤立,以上只是一種少數。我們認為藝術家須面向群眾,在面向群眾前,要面向家人,由家人一起參與做起,否則枉為藝術家。決定參加活動前,我們也會考慮孩子安全,例如我們一早前往場地,視察及評估環境,認為適合才帶女兒參加。」當天,她們將小草畫作掛在政總門前草叢上,上了一課戶外寫生及品德教育課。

F4
很多參加者的野草畫作,均掛在政總附近欄杆及草叢中。

自組國際請病假日
將家庭活動結合社會大事,一來享受親子樂,二來可以認識歷史。阿金表示很多家庭活動都是以年度計,包括七一遊行及西九寫生活動。兩夫婦於2008年發起5月13日「國際請病假日」,呼籲大眾放下繁忙工作,名正言順請病假,到戶外寫生,抖抖氣,放鬆身心靈。08年至今,作為搞手的他們也有替女兒請假,一家四口身體力行到西九龍海濱長廊參加寫生,兼享受家庭日。阿金回想,原來2008年已經叫人罷工罷課。Clara說:「香港人總是有種『得閒死唔得閒病』觀念,請病假像種罪疚,對於生活很多壓抑,所以我們才發起此活動。」阿金則說:「活動已舉行7年,大女及細女連續參加很多次,每一年都在西九舉行,至今西九發展依然遙遙無期,我想她們見證西九發展。當講起『國際請病假日』,自然想到西九發展。」

雖然子寧及勺寧生於藝術之家,但沒有被刻意栽培繪畫技藝,鄭爸媽表示只希望他倆有藝術修養。Clara說:「作為一個人,生存在世透過認識自然、身邊人和事,從而自我認識,藝術正是可以加強觀察力和展示創意,擴闊思維。她們受我們工作環境影響,不時到工作室畫畫,接觸藝術機會多,而早年我們到印度及波蘭藝術交流,子寧亦有同行,小朋友看多了藝術,自然引發出對藝術的好奇心,毋須刻意教。」

F6
赤腳遊行寄望政府腳踏實地方施政。

七一遊行是家庭活動
另一項重大的家庭活動是每年七一遊行,阿金與Clara把行為藝術融入遊行中,就算Clara陀B時也堅持參加。時間推前至2004年,阿金與Clara在遊行時訂婚,表示為當時怨聲載道的香港「沖喜」。之後,二人變成三人行,2007年,他們帶着子寧背着人形鏡,讓遊行人士透過鏡子看自己的反影,反思遊行目的。2011年,再由三人行變成熱鬧四人行,他們推着繫上大型白色氫氣球的BB車,到達政總時,把氫氣球放走,象徵向政府訴求已沒大作用,只好無奈地求上天保佑。之後每年,他們都想出不同藝術行為的點子, 吸引孩子之餘, 亦同時進行戶外公民課。2012年,他們召集大眾赤腳遊行。Clara說:「子寧怕我們受傷,叫我們不要脫鞋。我跟她解釋有高官不老實,想他們跟我們一樣腳踏實地做事,不要講大話。」為怕孩子受傷, 她們未有赤腳, 不過,孩子看在眼裏,加上爸媽的解釋及親身體驗,相信終有一天,父母播下關心社會的種子,會在小姊妹心中開花結果。

F9

後記:雨傘的意義
筆者採訪及撰文時,「雨傘運動」可說是一觸即發,由學生罷課演變至推前佔中行動,再擴散至遍地開花,變成「雨傘運動」。有人笑說雨傘是危險武器,攻擊力等同七大武器之首「摺櫈」。在我眼裏,雨傘另有象徵意義,是撐起、勇敢的意思,即使風雨多強多大,雨傘依舊無懼,勇於遮風擋雨。Clara及阿金就是子寧和勺寧的雨傘,為下一代擋下煙雨。

C&G藝術單位
由香港藝術家張嘉莉及鄭怡敏在2007年創立,發展成視覺藝術教育及展覽空間,關注本地的藝術生態,回應社會時事,曾策劃多個展覽,包括「西九新展場‧ 預展」、「請病假」、「原始當代系列」等。

http://candg-artpartment.com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Killy Sung(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Sunday Kiss Vol.180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