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孩子的成長禮——「穿耳」

一個女孩子的成長禮——「穿耳」

去年為sistermoon執拾書桌時,看見她寫了2016的wish list,當中有十個願望,看上去都是簡單又容易達成的,唯獨有一項令阿李媽媽感到需要鋪排,就是「穿耳」。

其實,sistermoon自己也有鋪排,趁中文科拿到好成績,就試探:「媽咪,你估我可唔可以穿耳?」然後,把已穿耳的同學名單列出來。青少年的朋友圈就是互相影響,在所難免。

既然女兒有要求,阿李媽媽打蛇隨棍上,要求女兒在接下來的測驗、考試要自發功;結果尚算稱職,因此媽媽不能不遵守承諾。

「穿耳」也是一個訓練計劃,既然sistermoon 如此雀躍,去哪一間店穿耳?什麼價錢?如何洗傷口?選怎樣的耳環?她要先做好資料搜集,計劃一下如何達成願望。阿李媽媽堅持讓孩子有一個「期待期」,不可凡事垂手可得,否則不會珍惜。

帶女兒去穿耳,阿李媽媽要挑選一個吉日,估計在比較乾燥的秋冬兩季,傷口較易保持乾爽。第二個考慮是,萬一不幸傷口感染,在農曆年要找醫生就麻煩,所以思前想後,還是挑了在年廿七這良晨吉日,最少有星期六和星期日上午的走棧位。

本告訴sistermoon新年假期後醫生開診才去穿耳,所以當年廿七早上阿李媽媽通知:「今天媽媽有空帶你去穿耳,你有空嗎?」sistermoon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興奮得跳起來。

下頁:終於去穿耳

sistermoon帶領阿李媽媽到某時尚首飾店,雖然阿李媽媽先前已上網查過營業時間,但還是不作聲,一切由女兒安排。到逹首飾店,sistermoon心花怒放得不知挑哪一對耳環,阿李媽媽又讓她心猿意馬好一會,好好享受進入少女時代忐忑的興奮。

sistermoon說:「只要是粉紅色的耳環就可以。」她本想選一對小得只像針頭的粉紅色石,牛刀小試,但知女莫若母,阿李媽媽覺得to be or not to be,既然是要裝扮,就大大方方的選一對,粒石大一丁點仍可接受,就跟阿李媽媽少女時代穿耳時選的款式,一模一樣。

SK_201606_pic02

穿耳前,要填一份問卷,其中一題問:閣下對酒精有否過敏反應?

sistermoon不知就裏:「酒精?我從想沒喝過酒,我怎知自己有沒有酒精敏感?」

她不明白,是指消毒酒精,不是烈酒。

現在打耳孔有穿耳槍,算是無痛。職員落手前,恐怕小女孩怕痛,便試圖分散sistermoon 的注意力:「試想像一些美麗的事物。」職員mark好要穿的位置丶消毒丶槍對準位置,砰一聲,不消一秒就完成這個成人禮。

接下來的考驗就是護理傷口,一日三次,把消毒藥水滴在傷口上,好好清洗。愛美的女孩子就是要勤力照顧自己,懶惰就浪費了天生的麗質。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