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中 怪獸家長 的死穴

點中 怪獸家長 的死穴

有朋友問我任教名校時,有沒有遇過 怪獸家長 ?答案是「有」!不過名校的怪獸家長獸性不強,只要你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他們自會開竅,以下為其中一個個案。

話說我校之家長教師會,每兩個月有一次公開答問大會,由學校高層答覆某一個級別的家長。那時學校之家校會剛成立不久,不知「世情險惡」,以為家長只會問一些雞毛蒜皮式日常小事,完全沒有準備家長會公開質詢某個教師的授課方式及受歡迎度。

big class

某一日是中三公開答問大會,學校有副校長(本人)、訓導主任、輔導主任及教師列陣,我一踏入禮堂便發覺氣氛有異,因為絕大部分的問題都由全場中間那一行家長發問,而他們的問題,全部都是針對教經濟科之X老師。「我質疑X老師之資格,因為我阿仔話佢上堂唔知講乜!」該行第一個家長說。我們解釋學校請教師一定符合教育局之要求,有足夠資格才會聘請。「但X老師講書講得沉悶,全班瞓咗一大半,可唔可以換個識教書嘅老師教?」該行第二個家長發言。「上佢嗰堂,啲學生秩序好差,佢又唔識管啲學生,應該調佢教低啲班!」該行第三個家長發言。

Classroom-Chairs

情況開始有些混亂,我知道如不立即介入,局勢會失控。於是我站起來說:「我知道有不少家長對一些老師有意見,這樣,我們何不改為小組討論?針對人的、討論老師的,來我這一組;針對事的、學校行政措施的,可以跟主任及老師一組。」結果剛才中間那一行家長及零星三、四個家長來了我這一組,其實有哪些家長想被人界定為「針對人」而不「針對事」呢?我這樣講是想一挫「搞事」者的聲勢。

下頁:一句說話KO 怪獸家長

「各位家長,我們大家都坐在一條船,大家都不想這條船沉,所以各位提出有建設性的批評和意見,我一定洗耳恭聽。」我說畢後,他們又將剛才的投訴重複一次,只是這一次火力比剛才弱得多了。他們說完,到我開口。「我知道大家都對X老師有很多意見,學校的立場是,如果教師教的課程內容恰當,進度適中,備課充分,教師算初步達標,當然,最理想是他教得風趣幽默,談笑風生,但全校八十多個教師不可能個個都教得絕無冷場吧,一定有一、兩個『有料』但表達能力弱的!況且,學生也要學懂接受苦悶,因為苦悶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家長開始點頭。

iStock_000011138026Small_AOpoGCRqTX_l

「最後我想與各位分享一個真實故事。我有一個教書朋友,他為某名校的歷史科主任;他的兒子在另一名校讀中五文科。有一天,他發覺兒子的歷史科老師教法太古老,立即帶兒子向校長投訴,但自那一天開始,他的兒子再不留心聽歷史老師的書,結果是會考科科都合格,獨「肥」了歷史!各位家長,請你留意,我們的孩子不會向他不尊敬的人學習的。你們想孩子尊重老師,還是不尊重?想孩子會考合格,還是不合格?」

全組家長啞然。他們啞然,因為我點中他們的死穴。家長的死穴是甚麼?是「如果他們再胡鬧,孩子考試會不合格!」

趙榮德
趙榮德
前喇沙書院副校長,現任社工註冊部紀律委員會會員,香港輔導教師協會榮譽顧問。曾任教育局家庭與學校事宜委員會副主席,熟識香港教育及香港升學制度,同時為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之客席講師,亦為升學指南作家,現有著作多達廿二本。

相片摘自網上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