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專欄】《上流寄生族》的那個「高中產師奶」

上流寄生族》是韓國導演奉俊昊的新作,勇奪康城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影片探討貧富之間的距離和矛盾,強調人性的尊嚴,前部的幽默與後部的沉重把觀眾帶入一個不能和解的對比,這社會題材是屬於當今「不求真相、只想佛系」時代的《天國與地獄》。

撰文、圖片:李敏|編輯:YIU

上流寄生族》的那個「高中產師奶」

 

故事講述貧窮的金家如何滲透富裕的朴家,窮家想盡光怪陸離的生存方法,而富家就只管享受優越的人生。阿李媽媽不作spoiler,但想談談戲中趙汝珍飾演的那位朴太太,是大都市高中產師奶的範例。當然,中產的range是很闊的,所以中產師奶的range也是很闊的,故事中的朴太太是不用出外工作,但也不用做家務,只須搞定孩子學業,久不久老公會帶去家庭旅行,是家中有司機有工人的那一種高中產師奶。

 

高中產師奶有什麼特質?

1.思想單純和享受怕老公

故事開端是有人給金家窮兒子介紹了一份為富家小姐補習的工作,介紹人形容這位朴太太很simple(很天真很傻)。生活在受保護的富泰環境,朴太太很多事都不太懂,不過她以為只要懂一種方法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名牌,認為名牌一定是信心保證。

擁有這種腦袋的師奶很大機會是橋不怕舊倫敦金、言之鑿鑿偽科學又或者訛稱高科技醫學美容的最佳行騙對象。思想太simple,所以常出錯,錯了老公會問責; 這種師奶很怕老公,不想給老公「不懂相夫教子」的蠢蠢印象,而且好享受老公凌駕自己之上,有人作主自己可以當小女人對她們而言是真心幸福。

2.把迷信的事情發揚光大

不管學歷多高,也是一段時間前所取的學歷,社會變得太快。不管學歷多高,也有篤信怪力亂神的師奶,正所謂「只要信不要問」。一群師奶中,只要一個師奶帶頭話有鬼或有生神仙,其他師奶是很樂意pass the message,完全不須過濾,還覺得告訴你是一種「為你好」。

3.全世界都沒有一件事比自己老公和兒女的福祉更重要

故事中的朴太太,一心就是為自己兒子開生日會,不管他國的天災或他方的人禍,只要本師奶的家庭快樂、吃喝玩樂,她對社會中的不幸敏感度甚低。當然,你叫這種師奶捐錢,她們一定會,因為骨子裡是好人,只是肚子和面子要先行。正如故事中的窮師奶說:如果我這樣有錢,我也可以當好人。人先搞掂自己和摯親(含一己的基因),是人之常情,其他死人塌樓不是priority。這絕對合乎英國演化生物學家Richard Dawkins所指的「自私的基因」。

4.篤信補習天王

高中產師奶老是陷入教養的詭局。不是覺得自己孩子不夠好,所以要找個勁的補習老師,就是剛好相反,覺得自己的孩子是天才,所以更加要找大師教導。這種思維視「補習如補品」,補得越多越代表孩子成績、成就會好;即使成績不好,花了這麼多學費在孩子身上,最少代表「我很愛孩子」。她們絕對視名校為權威,只要出示證書在其眼前,她連考證師資的必要也不會去想,因為她根本沒有能力去分析真偽。

 

5.保持美麗優雅和表達一定程度的潔癖

這種闊太在美容方面有一定的投資,總可以介紹相熟醫生或美容院給朋友。手不是挽著老公就是挽著名牌包包,然後下午茶時都會討論一些人和事從而表現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但也有機會只是道德潔癖)。例如說某太的孩子是LGBT,自己不介意LGBT,但最好是別人的孩子LGBT,不要是自己的孩子LGBT。
絕大部分類似《上流寄生族》中的高中產師奶,都是心地是善良的,不會設詭計害人的,就只怕在社會大勢下,如此simple的想法,會容易陷入像法國皇后Marie Antoinette「衰無知」的悲劇,沒有直接害人也會被群眾送上斷頭台,就是嫌她太不識人間疾苦。

 

李敏 偵探 / 言情 / 少兒小說家,也是常在親子專欄出現的「阿李媽媽」,育有兩女兒moonmoon和sistermoon;兼職編劇、填詞人、公餘為家長義工,不定期到中小學出席寫作及閱讀講座。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