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挑戰】陪太子讀書 陪公主睇演唱會

「我讀了三次小學!」阿李媽媽常打趣地說,回想李賞和李悅唸小學的日子,三點半回到家吃過下午茶,書房就切換成一家補習社,阿李媽媽是補習老師,督促同學們完成中、英、數、常家課,準備翌日的默書、測驗和考試。現代父母若不聘補習老師,不派孩子去補習社的話,肯定要陪太子和公主讀書。

撰文+圖片:李敏

到李賞、李悅升上中學,其實不是不可以跟功課,但課程內容實在也有阿李媽媽能力不及之處,不過仍盡量堅持不請補習老師,好希望孩子真的體驗IB精神,做一個獨立、自學和接受挑戰的學子。
青少年開始求獨立,如今李賞考公開語文測試也不用父母提醒和憂心,溫習、起床、找考場位置,自動波一手包辦。

大女兒高中了,本以為不用再陪的時候,竟想不到原來是要陪她赴外地睇concert。
還記得十年前,有朋友拜託代購某台灣樂隊在台灣的演唱會門票,阿李媽媽還覺得「嘩,so big deal」。從前的家長陪去旅行是為一家人都開心,如今的家長因為要為一個孩子開心,父或母其中一人撲飛、買機票、訂食宿。事隔十年,交通更發達,當香港人去日本、韓國、台灣和泰國是「愛回家」時,飛往這四個國家看演唱會只是比常態特別一點點。

要在香港買K-Pop演唱會飛雖然比買劉德華容易,但也不是容易。遇到偶像去澳門,那通常不來香港。第一次勞師動眾帶李賞出埠睇K-Pop是去澳門看BTS,第二次近一點,即日來回,是去深圳睇Fall Out Boys(是美國樂隊,阿李媽媽也喜歡),最近一次(李賞聲稱會是最後一次啦)是去台灣看Wanna One,因為傳說中這男團只會合組一年,之後分道揚鑣,各闖前程。

懷孕中的媽媽,即使已知供書教學艱難,也絕不會想到需要陪仔女去睇演唱會,而且不一定是樂事,出錢出力見證仔女為人家的熱情和瘋狂遠比對著自己,唯有自我安慰:女生外向,男兒要闖四方。
在Wanna One的演唱會中,尖叫的女性其實不限中、小學生,阿李媽媽前排的講廣東話觀眾,應該是香港OL飛過來繼續追。一萬個女生在尖叫,果然是high得可以分泌腎上腺素,興奮程度夠兩三天不停微微嘴笑。人生幾何?只是阿李媽媽本已沒耐性看演唱會,老眼昏花討厭強光,估計是全場唯一一位瞌眼瞓的觀眾。

有些媽媽,為了投其所好,最後比女兒更瘋狂地愛上K-Pop,當然自己也愛上了小鮮肉,只是阿李媽媽比較old school,就是受不了「化妝男」,太cute的留給你們吧。

這次台灣旅程,也遊了松山誠品和吃了和牛火鍋,多謝各單位好友接待,才能帶著女兒行走江湖。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