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其自然的「簡體字+普通話」

順其自然的「簡體字+普通話」

今天香港,即使買條菜都是政治,更何況要推行學習普通話和簡體字?那麼阿李媽媽又怎可以寫一篇關於香港人學習簡體字+普通話而不牽涉政治的文章?

 

阿李媽媽的同輩中,不是人人會說普通話和簡體字,但懂的也不少。到底他們是怎樣學的?當然不是在教育局提倡下,而是個別的人覺得有用,所以想學,於是自學,在生活中多留意和使用,就學會了,非常自然。結論一:人想學就自然會去學,其實不用政府部門刻意地提倡,但當然有人製造免費學習機會,阿李媽媽也不介意,只是不要在勢乘水火時,有意無意令事情政治化。

 

其實不少中、小學早已實行「普教中」,像moonmoon和sistermoon的小學(聖士提反女子中學附屬小學),早年推行時因資源缺乏,所以三班小四只能有兩班普教中,而且是自願性質,一些不想或因怕阻礙學習的同學仍可選擇上廣東話的中文班。當年還有位討厭中文的同學仔說:「我更希望英教中!」三丶四年之間,這資助小學的校長和老師努力不懈,近期高小同學全部都能接受普教中;整個過程都是循序漸進,家長和學生都做好心理準備,早期甚至有同學因未達標不能進「普教中」班而感失望,另外也有少數人是不樂見「普教中」的;今天回顧,阿李媽媽覺得校方很有前瞻,當時的timing,過程中沒有引起人們不必要的政治性揣測。結論二:一個自由意志下所作的選擇,永遠比強迫推行來得受歡迎。

 

想當年阿李媽媽為moonmoon和sistermoon報讀「蘇浙幼稚園」的主要原因有二:近屋企和普通話。之前還不是這麼多人有這種想法,但十年間見每年報讀這普通話幼稚園的人數遞增,可媲美女拔、男拔小學,拿表格的由清風街排到落堡壘街,因此看到有一群港爸港媽是不抗拒孩子學習普通話,當中更有不少老外的孩子。結論三:對孩子有利的事,家長會自動自覺做,自費也願意。

 

教育局真是有點莫名其妙的不合時宜,現在港媽最擔心的並不是孩子從校園中學不到普通話和簡體字,而是怎樣可以過一個相對上輕鬆的童年,少點考試測試壓力,保留孩子的創意和獨立思考;可是教育局表現著緊的事都不是家長心中首要的事。(噢!把考評局主席請到教育局,也解釋了為何教育等同考評。)

 

不如,說說阿李媽媽是怎樣學會普通話和簡體字,其實完全不是在學校上課學來,而是在工作和生活環境:要北上工作,有普通話同事,要看簡體文件,自然就會撞到、估到、推測到。就跟內地同事學廣東話和繁體字的一樣,只要明白學了有利自己,看多少ABC、CBC或叫竹升都會說會看啦,真的犯不著教育局在社會撕裂嚴重時,令學習普通話丶簡體字政治化。

 

歷史的進程跟一個人的成長一樣,是自自然然的,無須揠苗助長。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