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回港困難 美國留學女孩 千方百計為趕回港見媽媽最後一面

疫下回港困難 美國留學女孩 千方百計為趕回港見媽媽最後一面

教育

生離死別,不盡人意,疫下回港更是難事。升學中心創辦人Kiki日前分享了一個真實故事,美國留學女孩Claire為見病危母親,疫情回港的經歷。疫下回港難度甚高,一來機票難求,二來要應付長時間的隔離檢疫。但不盡人意的是Claire人在美國,滯留當地,加上媽媽病危,很大機會錯過見媽媽最後一面。為此,在香港的家人、升學中心㒰人一起用盡千方百計, 望女孩能回港陪媽媽最後的時光。

撰文:黃琦琦(KiKi)|圖片:作者提供、Shutterstock|編輯:Ruby

首次接觸

2019年,我認識了Claire 媽媽。她第一次打電話給我:「我女兒Claire現在在美國當交換生,非常開心。我們一家很希望Claire能繼續在美國多讀一年並完成中學課程。可是,原來的升學公司拒絕辦理,請問你們能否幫幫我們?」驟看事情不是太複雜,我們便答應替她辦理,並在兩個月內完成所有手續。

疫下回港
Claire的爸爸媽媽希望女兒能繼續在美國多讀一年並完成中學課程。(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

家中相聚

同年暑假Claire回港,她媽媽提議請我到她家吃晚飯。雖然有點愕然(因為很少會約在對方家聚會),但畢竟認識了幾個月,已成為朋友,我便答應到她家一聚。一開門,我便恍然大悟。原來由我接到Claire媽媽第一個電話時,她已患上癌症,大部份時間需要卧床休養。那刻我鼻子很酸,眼前這位女士除了要與病魔戰鬥,還要為女兒的事操心。

Claire是家中大女,有兩個弟弟。弟弟很生性,這頓晚飯是他們負責的,還有弟弟親手做的綠茶蛋捲。整頓飯大家都相談甚歡,我們渡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及後,Claire亦回美國繼續她的學業。

疫下回港
疫情嚴峻,全球航班十分混亂,Claire改了三次機票也未能登機回港探母親。(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疫情襲來 疫下回港有難度

一天,我接到Claire爸爸的電話:「唔好意思,我都唔想打擾你,但我真係冇辦法,因為Claire媽咪情況好嚴重,想阿女返來見下媽咪。」當時疫情嚴峻,全球航班十分混亂,即使買了機票亦有機會延期。Claire正正是這個情況,改了三次機票也未能登機。我跟三位同事立即與多方交涉,希望能協助Claire盡早回港。即使要加班、先墊改機票費用,也沒有任何怨言,所有人一心只想Claire可以盡快回來看媽媽。

也許是得到上天眷顧,航空公司找到唯一一個機位,加上衛生署酌情處理Claire的情況,讓她盡早入住隔離酒店。最後,Claire趕得上跟媽媽渡過最後的時光。

疫下回港
Claire媽媽是一位意志非常堅強的女士。(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超人媽媽

我認識的Claire媽媽是一位意志非常堅強的女士。我還記得,在她離開前那段時間接到她的電話,可以隱約聽到醫院儀器發出的聲音。當時Claire媽媽有點神志不清,說話含糊,內容大概是多謝我們幫忙,請我們繼續照顧Claire。那時我還不解,只好致電Claire爸爸看看什麼事。

原來,Claire媽媽那刻已處於彌留狀態… 那一刻,我真的落淚了。

答應你,一定會照顧好Claire,未來見。

疫下回港
幸好趕上送母親最後一程。(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美國升學 甶學專家分析當交換生還是留學生更化算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Kiki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亦是美華文化升學的創辦人。16歲到美國留學,於美國攻讀六年,畢業南加洲大學(Universtiy of Southern California)Marshall商學院創業系,以親身經歷為海外升學領航。過往八年間協助超過百位香港同學融入美國、升讀大學,為留美同學於當地取得當地工作,並入職500強企業。正職為升學顧問,副業與新朋舊友把貓談心,與家長同學論盡美國一二事。

關鍵詞
海外升學

你認同嗎?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