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偵日記|第14-20集劇透劇情:菊梓喬回憶與王浩信初戀 黃智雯放棄幻愛

刑偵日記|第14-20集劇透劇情:菊梓喬回憶與王浩信初戀 黃智雯放棄幻愛

娛樂

《刑偵日記》第14-20集劇情劇透:「小說殺手案」徒添變數,王浩信透過血字,剖繪出袁偉豪如何走上連環殺手之路。黃智雯聽着王浩信錄播的小說,夢見與他的甜蜜點滴,終於甦醒……姜皓文想再見妻子幻象,向袁偉豪求助卻遭出賣,指他的躁鬱症未癒被停職!

文:東方新地 圖:TVB.com

即睇結局劇情!刑偵日記|21-25集結局劇透劇情:惠英紅發瘋跳樓自殺 王浩信第四人格出現!

《刑偵日記》人物關係圖

(圖片來源:TVB)
(圖片來源:TVB)

《刑偵日記》第14集劇情劇透:「血謎圖」殺人 Matt被審

朱璣來到Matt的內在世界,意外看到有關於「血謎圖」的畫作。與此同時,市民收到神秘短信,內容是「 每個like都化作一滴血」,等到完全滿溢後,才會讓驚悚小說《血謎圖》現身。事實上,Matt未經朱璣允許之前,擅自將小說前兩章賣給編輯菊梓喬,所以當朱璣恢覆意識,才發現網上已刊登小說內容。

戴祖儀的攝影作品經所有師生投票表決,將正式代表學校參加攝影比賽。然而作為戴祖儀好友兼學生會長的Jenny卻在私底下搞破壞,甚至將戴祖儀的頭摁進洗影液裡,逼她放棄比賽。正當戴祖儀獨自在暗室裡大聲呼救,沒想到袁偉豪竟從外面進來,心疼地撫摸著她的臉龐,輕輕留下一吻便離開。

當天下午,學校走廊驚現Jenny屍體,從她被殺情況看來,很明顯是兇手有意模仿血謎圖裡的殺人手法,他把死者雙手化作天使的翅膀,掩蓋帶著血污的兇器,然後走進教堂,跪在第二排替那惡魔般的欺淩者懺悔。

可是等到朱璣和黎諾懿等人趕往附近教堂時,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僅通過蛛絲馬跡認定兇手曾出現在此處。惠英紅得知袁偉豪去過學校,所以猜測他是為保護戴祖儀,才會對Jenny怒下殺手。

趁著姜皓文向戴祖儀了解情況,惠英紅找個理由出去,實則是在他的充電寶上做手腳,等到姜皓文給手機充電時,不經意間引發爆炸,連同手機殼裡的照片也被燒毀。惠英紅躲在旁邊目睹這一切,及時刪掉自己與陳煒的合影,並且預定了飛往檳城的航班。

由於手機徹底報廢,姜皓文只能聯絡王浩信,結果在聊天期間,揭發他患有解離症。盡管姜皓文發現了王浩信的秘密,可他很能感同身受,甚至欣賞朱璣的能力,於是打算繼續替他隱瞞。怎料話音剛落,黎諾懿竟帶隊出現,因為現在主導身體的人格是Matt,所以他有理由認定Matt是這起案件的嫌疑人,立即帶回警局審訊。

姜皓文為Matt辯解,不讚同黎諾懿的觀點,警方也因為Matt屬於未成年人,打電話聯絡監護人惠英紅,讓她盡快到警局。朱璣恢覆了意識,繼續裝作Matt應付黎諾懿的審訊,惠英紅看出兒子換了個人格,於是配合他在警察面前吵架,私底下去找姜皓文幫忙,很快解除拘留,並且讓王浩信恢覆職位。

因為這起兇殺案的緣故,導致血謎圖被迫下架,讀者罵聲一片。朱璣繼續以Matt的身份去見菊梓喬,成功騙取她的信任,及時說明情況。沒想到菊梓喬竟在當晚出意外,王浩信明知菊梓喬被人下毒,還是要給對方做人工呼吸,導致他也中毒昏迷。

眼見袁偉豪現身,打算開槍殺死王浩信,幸好惠英紅及時出現,一棒子將他打倒。王浩信和菊梓喬同時被送進醫院,已無性命之憂,經過幾天休養後,朱璣收到通知,很快要跟姜皓文去馬來西亞調查斷肢案。

《刑偵日記》第15集劇情劇透:姜皓文查真兇 線索曝光

當年負責照顧陳煒的護士麗薩已經辭職,據說是回家鄉古來照顧親人,也就意味著線索中斷。正當姜皓文打算去古來尋找麗薩之時,結果突然接到王敏奕的電話,證實之前找到小腿骨死者身份,其實就是失蹤多年的陳煒。

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姜皓文蹲在街邊崩潰痛哭,殊不知惠英紅站在旁邊目睹全程。盡管姜皓文不願相信事實,可是DNA樣本比對無誤,令他不得不被迫接受,於是懇請連詩雅先暫緩檢驗,讓自己與妻子單獨相處。

經過一整晚的時間,姜皓文仔細觀察腿骨傷口,以及球鞋大小,始終認為陳煒根本沒有死,至少眼前這具殘骸不屬於妻子。果然正如姜皓文所料,陳勁鋒和張達倫在古來尋找麗薩,得知對方根本沒有回過家,足以說明她在刻意隱瞞行蹤。

姜皓文恍然想起那家診所,匆忙趕去要求翻查往年有關陳煒的檔案病歷,起初醫生態度堅決,甚至叫來保安要把他趕走,可當看到姜皓文跪著哭求,再加上王敏奕在旁邊勸說,終究有些於心不忍,索性答應了下來。

兩人在辦公室裡找遍了所有卷宗和文件,沒有看到關於陳煒的任何消息。姜皓文意外在櫃子縫隙裡找到一本雜志,裡面有張惠英紅與陳煒的合影照,瞬間明白為何前段時間總有莫名其妙的事情發生。

考慮到惠英紅是王浩信的老媽,所以姜皓文拜托王浩信回國調查,試圖找出有用線索。然而朱璣在觀察Matt的畫作時,突然被王浩信拽回身體裡,胳膊上寫遍他情緒不滿的話語。起初王敏奕還以為坐在面前的人是王浩信,跟他講述起自己童年的經歷,可當得知是朱璣之後,難免有些尷尬。

朱璣回到香港,第一時間是去找惠英紅,希望能幫她洗脫嫌疑,奈何惠英紅根本不領情,聲稱她會自行處理。沒過多久,惠英紅主動聯絡姜皓文見面,警告他如果想要知道陳煒現在何處,應該認真考慮為何妻子會選擇在三年前不告而別。

因為惠英紅的話,姜皓文回到家裡翻出妻子留下的便條,通過這些便條內容發現,原來陳煒為這個家庭付出太多,不僅放棄了設計師的工作,耽誤生孩子的最佳時間,就連日常的陪伴都成為祈求。

看著便條上的貼心叮囑,姜皓文懊悔不已,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意識到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丈夫,虧欠妻子太多。姜皓文發現陳煒的登山杖不在家裡,猜測她離開前去了一趟相同名字的姜皓文。盡管姜皓文風景優美,可是手機在這裡沒有信號,所以如果遇到危險,很難向外界發出求救。

來到山頂處,姜皓文瞧見登山杖就在山坡下,本想過去拿,結果意外踩空滾了下去,若非惠英紅及時甩出繩索救他上來,恐怕很難離開這個地方。正因如此,姜皓文才知道陳煒登山當日下過暴雨,只不過她沒有姜皓文的好運,以至於被困在山下數日,沒有人能夠知道她有多麽絕望無助。

與此同時,菊梓喬陷入昏迷未醒,袁偉豪否認自己下毒,但是願意幫助警方尋找兇手。在姜皓文的堅持要求下,黎諾懿答應袁偉豪用腦掃描的方法,推測出兇手其實是一男一女,恰巧符合Matt畫作上的特征。

《刑偵日記》第16集劇情劇透(07/19):袁偉豪被抓 往事揭秘

盡管菊梓喬已經醒來,可是她在講述案發經過時,有好幾處信息與之前存在出入,正因黎諾懿事先收集過腦區溝通法的實驗數據,所以相信袁偉豪的判斷沒錯,認定菊梓喬與小說殺手之間必然不簡單。

姜皓文征得黎諾懿的同意後,親自去找袁偉豪談判,成功說服他擔任特案組的顧問。袁偉豪答應會暫時考慮,但前提是要見完兩位朋友再作決定,一個是勢均力敵的朱璣,一個是他曾醫治的患者謝東閔。

探監室內,袁偉豪佯裝關心地問及謝東閔的近況,從而得知他家裡來了位客人,似乎與妻子關係很好。縱然這段對話並無任何異常,但是袁偉豪已經得到自己需要的答案,因此謝東閔見完袁偉豪,回家跟妻子聊起今天發生的事情,所謂的妻子不過是充氣人偶,坐在梳化上的人形骸骨才是他口中的客人。

朱璣去見袁偉豪之前,先在家裡分析血案字跡,同時安慰惠英紅不必過於擔心,因為他從中找出關鍵,確定了袁偉豪從小到大的成長經歷。考慮到環境影響,朱璣單獨申請一間會面室,周圍沒有安裝任何監控設備,唯有一面屏幕放映九個遇害死者的背部血字。

去除掉重覆字跡,朱璣從這二十二個字體裡,發現每個字都代表著袁偉豪母親的惡毒詛咒叱罵,足以證明袁偉豪為何會殺害多名女性,甚至切下對方小手指,在後背寫字泄憤。盡管朱璣的推斷準確無誤,可是袁偉豪並未急於辯解,而是用語言刺激朱璣。

幸好王浩信及時控制住Matt,搶奪回身體的主控權,沒想到袁偉豪再次故技重施,拆穿他與朱璣都是Matt衍生的副人格,至於真正的主人格則是目睹惠英紅下毒過程的Matt。因為袁偉豪的話,王浩信不由回想起十七年前的真相,令他情緒險些崩潰,最終令Matt趁機鉆了空子。

袁偉豪讓Matt假扮朱璣帶他離開警局,盡管過程較為順利,沒有露出任何馬腳,可是惠英紅很敏銳地識破身份,立馬打電話通知姜皓文。本來謝東閔已提前守在警局附近,打算偽造車禍協助袁偉豪逃走,怎料朱璣在關鍵時刻奪回身體,再加上惠英紅和姜皓文的配合,成功將袁偉豪制服。

謝東閔見狀棄車而逃,扛著充氣人偶躲在出租站內,警方在車裡找到人形骸骨,通過檢驗發現死者竟是袁偉豪的母親譚玉儀。根據醫院記錄以及信息方案所記載,譚玉儀本名譚玉匜,曾在1987年去醫院要求終止懷孕,但是因為懷孕周期超過二十四個星期,所以醫生以風險太高為由,拒絕為她做墮胎手術。

盡管譚玉匜在期間嘗試各種方法,依然沒能得逞,最終還是生下兒子袁偉豪,從此視他為恥辱,正式改名譚玉儀。姜皓文認為袁偉豪已經認罪,沒有必要再讓他知道自己身世如此淒慘,所以提醒大家對其保密,同時決定任命袁偉豪為特案組顧問,畢竟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連環殺手的心理。

朱璣想讓袁偉豪再次實施腦區溝通,試圖喚醒黃智雯,奈何結果令人失望。黎諾懿聲稱黃智雯童年較為覆雜,並且對朱璣的提議表示不滿,當眾指責他作為隨時都會消失的人格,根本不配得到愛情。王敏奕聽到黎諾懿的尖銳嘲諷,忍不住替朱璣說話,恰巧姜皓文打來電話,通知他們盡快去馬來西亞處理斷肢案進展。

《刑偵日記》第17集劇情劇透(07/20):黃智雯蘇醒 案件成謎

經歷了這麽多的事情,朱璣與袁偉豪之間的恩怨也在此放下,反倒更尊重對方,若非正邪兩立,或許會成為知己。戴祖儀瞞著老媽去見袁偉豪,忍不住好奇他為何冒著風險來到學校,倘若之前坐車離開,也不至於會被警察抓到。

事實上,袁偉豪對戴祖儀的確付出過真心,他也從不後悔自己的決定,尤其是看到心愛之人受到欺負時。所以在得知真相後,戴祖儀內心感動甜蜜,承諾不管袁偉豪被判刑多久,都會守在外面等著他出來。

馬來西亞警方在葫蘆島沙灘陸續發現兩具小腿骨殘骸,分別為A18和A19 ,前後相差六個小時。姜皓文走訪附近海域居民,忽然看見樹下擺放的兩塊石頭,無論大小或位置,種種特征皆像是出自陳煒之手。

惠英紅飛往馬來西亞,故意將姜皓文支開,帶著他來到一座墓前,並且拿出陳煒曾經寫的日記。正因如此,姜皓文主動提出要休假兩天,獨自待在山頂翻看妻子的日記,了解到她如何經歷病痛折磨,還要帶著對丈夫的思念,堅持走完余下的時光。

根據惠英紅所說,陳煒從未想過要與姜皓文分開,之所以會去馬來西亞是為給身體做檢查,沒想到卻在大街上暈倒,恰巧是惠英紅和護士麗薩送她去診所。由於陳煒在馬來西亞無親無故,惠英紅和她極為投緣,很快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

之後的日子裡,陳煒尋遍各個醫院,終於檢查出自己患上罕見的血管炎,即便這個病的治愈希望幾乎為零,可是她依然積極樂觀地面對,直到病情越發加重。在過去最為痛苦的時期,惠英紅一直陪伴在陳煒身邊,到後來不得不給她注射安樂死,但是這件事惠英紅沒有告知姜皓文。

時隔多年,姜皓文找到了妻子,可惜為時已晚,他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便是經常來到墓前,講述著近期的遭遇。而在另一邊,黎諾懿繼續給黃智雯播放朱璣的小說,他明顯看出毫無意識的黃智雯,似乎逐漸露出笑容。

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王浩信始終沒有再出現,王敏奕對此感到疑惑,就連朱璣也在尋找喚醒王浩信的方法。此時王浩信的人格漂浮在海洋上,仿佛徹底陷入沈睡,曾經王敏奕不明確自己的心意,只覺得跟朱璣聊天會很融洽,誤以為是喜歡他,可是現在她明白真正所愛之人究竟是誰。

朱璣見王敏奕徹底釋懷,他也跟著松了口氣,考慮到王浩信之前為自己險些丟了命,所以他決定用催眠的方法進入內在世界尋找王浩信。在王敏奕的幫助下,朱璣推開內在世界裡的房門,可是呈現在他面前的景象,除了海洋以外,只剩下一只海鳥。

Matt趁機奪走主導權,沒想到竟被王敏奕識破,幸好關鍵時刻,朱璣回到身體裡。正當兩人垂頭喪氣,不知該以何種方式聯絡王浩信,意外發現一位華僑女子走進海裡,不停呼喚女兒和丈夫。

女人自稱是格雷絲,半年前丈夫帶著女兒開船出海,結果遭遇海難,從此音訊全無。王敏奕對比殘骸身份,發現與格雷絲描述的特征不符,目前死者身份還是未解謎團。黎諾懿帶著菊梓喬去見科技罪案科的同事,以及專門負責此案的陳Sir,經過商討後,決定先讓菊梓喬在網站發布上架血謎圖第三章的預告,並以陳Sir作誘餌,引出真正的兇手。與此同時,躺在醫院病房裡的黃智雯逐漸恢覆意識,緩緩睜眼。

《刑偵日記》第18集劇情劇透(07/21):一體三人格 Matt反擊

黃智雯醒來時,發現手心握著一片棉絮,足以證明朱璣在她昏迷時來過。然而身邊除了醫生護士以外,便是經常守在床邊照顧的黎諾懿。事實上,明知黃智雯是被朱璣的小說喚醒,可是黎諾懿依然對她隱瞞這些真相,故意編了一些謊話。

起初黃智雯信以為真,可是後來越想越不對勁,於是剛想拿手機給王浩信打電話,沒想到竟在抽屜裡看到另一副MP3。正如黃智雯所料,接電話之人就是她夜思暮想的朱璣,所以當朱璣得知黃智雯醒來後,再也顧不得手裡的工作,連忙收拾行李準備飛回國。

恰巧此時,王敏奕主動上門找朱璣,本該是有事尋求幫助,可是考慮到黃智雯需要他,索性找了個借口離開。王敏奕沒有旁人的協助,只能獨自穿著潛水服下海,試圖從中找到些有關於案件的線索,結果看到好幾具小腿骨殘骸。

王敏奕遭海底氣壓沖擊,導致氧氣瓶破損,尤其雙腳被海草束縛,難以掙脫。正當王敏奕險些喪命於此,幸好王浩信在關鍵時刻趕來,這才僥幸死裡逃生。黃智雯獨自待在病房裡,遲遲不見朱璣的出現,反倒是黎諾懿點名朱璣是寄宿在Matt體內的人格,根本沒有足夠的安全感。

共度一夜浪漫之後,王敏奕留下字條便離開,提醒王浩信將身體還給朱璣,是時候該回香港陪伴黃智雯。怎料Matt竟然搶先一步奪回主導權,他喬裝成朱璣飛回香港,實施自己還未完成的計劃。

自從姜皓文得知妻子去世,基本每天都會守在墓前,甚至還妄想能夠通過幻覺見到陳煒。惠英紅為讓姜皓文重新振作起來,主動帶他去陳煒的住所,從中找回對於陳煒的回憶,以及曾經所缺失的陪伴。

房間每一處都是陳煒親自設計,只要站在陽台就能看到大海,完全滿足陳煒生前的心願。惠英紅希望姜皓文應該明白何為放手,不要總抓著過去,徹底失去自我。但是惠英紅卻不知姜皓文早已出現幻覺,可惜僅是一段時間,已令他念念不忘。

黃智雯在護士的陪伴下,親自到花園裡散步,沒想到陳Sir居然帶著媒體過來采訪,要求她獨自行走,不許任何人攙扶。眼見黃智雯因體力不支,險些暈倒,喬裝成朱璣的Matt上前攙扶,並且惡搞陳Sir穿著防爆服。

盡管Matt自稱是朱璣,可黃智雯從未見過他這麽好捉弄人的性格,尤其發現對方的眼神似乎很陌生,內心起了疑惑。陳Sir讓記者拍攝特寫,黃智雯負責帶著頭盔,結果這一幕讓她想起不好的回憶,包括那場爆炸事故。

正因黃智雯受太大刺激,導致她當場暈倒,朱璣趕在關鍵時刻出現,內心滿是愧疚。直到黃智雯緩緩醒來,朱璣連忙上前關心詢問,順便幫她去走廊打熱水,殊不知黎諾懿從外面回來,直接將他推開,怒斥他屢次傷害黃智雯,就連身體都無法控制,任由Matt和王浩信頻繁出來。

Matt來到洗手間,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開始自言自語起來,實則是王浩信和朱璣輪番控訴Matt,企圖將他壓制。奈何Matt太過狡猾,到頭來還是占據了身體的主導權,此刻手機收到一條來自菊梓喬的短信,Matt回覆了信息,兩人正式相認。

《刑偵日記》第19集劇情劇透(07/22):菊梓喬回憶與王浩信初戀 黃智雯放棄幻愛

連詩雅根據最近幾起斷骨進行排查,基本可以排除他殺嫌疑,從而鎖定為自然災難導致人員死亡,之所以會有如此大量骸骨,很明顯是龍卷風席卷過人體農場,所以才會出現在附近海域範圍。考慮到格雷絲接連失去丈夫女兒,王敏奕申請親自跟進A18和A19,用於調查死者真正的身份。

姜皓文決定將此案交給張達倫處理,臨走之前再去妻子墳墓祭奠,王敏奕知他舍不得離開,於是專門用小瓶裝了些墓土,以便於陪伴思念。回到香港之後,姜皓文緊急召開特案組會議,盡管Matt和菊梓喬在大家面前表現得很正常,可是依然沒能逃過姜皓文與袁偉豪的雙眼,很明顯察覺到Matt人格出現,故意假扮成朱璣。

菊梓喬在Matt的陪伴下走出警局,卻在門口拿出一瓶搖晃過的可樂,兩人相視一笑,思緒仿佛回到17年前。當時菊梓喬經常遭受附近男孩們欺負,走到哪裡都被人叫做瘌痢頭,唯有Matt見義勇為,甚至主動請她吃漢堡喝可樂,自此之後成為好朋友。

有一段時間裡,Matt經常沈迷繪畫,每張圖裡都有他和菊梓喬手牽著手的背影。惠英紅氣憤兒子除了打架偷錢以外,就連上課也都不務正業,於是直接將畫撕得粉碎,沒想到Matt一怒之下把她推開,態度更為惡劣。

然而當天下午,Matt在過馬路時出車禍,起初惠英紅震驚不已,她在貴婦人的蠱惑下,恍然意識到自己很想擺脫這個累贅,可是看到抱著洋娃娃的小女孩用手指著Matt時,內心悲痛且絕望。

袁偉豪知道惠英紅極其反感Matt,奈何事實即是如此,往往她最喜歡的兩個兒子,偏巧只是解離人格,真正的主人格有可能背負殺人犯的嫌疑。奪回身體的Matt已肆無忌憚,再次回覆他調皮搗蛋的本性,就連戴祖儀也覺得震驚,不明白往日灑脫穩重的大哥為何變成這樣。

惠英紅請兒女到快餐店吃東西,並且跟戴祖儀說明實情,母女倆回家翻閱相冊,分辨究竟哪個是朱璣和王浩信。Matt覺得自己受到冷落,對此很是不滿,惠英紅見狀主動講和,母子倆把話說開,也便徹底冰釋前嫌。

事實上,早在此之前,惠英紅已按照姜皓文等人的叮囑,先假裝騙取Matt的信任,等他熟睡後,再煲湯喚醒朱璣人格。趁著晚上的時間,朱璣立馬聯絡黃智雯,跟她在醫院花園裡見面。黃智雯阻止朱璣接下來要說的話,而是牽著他的手看星星,直至日出以後,這才主動提出分手。

面對朱璣迫切地追問,黃智雯坦言自己深愛他到每分每秒,哪怕是在昏迷的那段時間裡,也能走進朱璣的內在世界,不僅看到了小說的內容,同時發現另一個黃智雯和朱璣在圖書館裡跳舞。可惜一曲結束,朱璣突然消失,圖書館裡的黃智雯深陷迷茫,曾經的美好幻化為泡影,只有無窮無盡地尋找。正因這種過於夢幻的感情,黃智雯考慮許久選擇放棄,避免未來留下更多遺憾。

《刑偵日記》第20集劇情劇透(07/23):姜皓文被停職 產生幻覺

盡管朱璣難以接受分手的事實,可他還是尊重黃智雯的決定,就在準備離開之時,無意間看到漫天棉絮飄落。正因受此啟發,朱璣立馬想出解決方法,於是主動跑回病房向黃智雯承諾,兩人相擁而吻,內在世界變得明亮且愉悅。

與此同時,坐在海邊思念王浩信的王敏奕,忽然收到來自朱璣的短信,表示接下來的24小時裡,將要執行一個代號為“C方案”的計劃,關注著他與王浩信之間的歸屬,保障四個人都能得到幸福。

趕在八點之前,朱璣穿好Matt的衣服躺在床上,很快Matt從夢裡醒來,絲毫未對自己滿身汗臭而起疑。惠英紅按照朱璣的指令,今天主要負責陪著Matt,可是當她看著兒子在遊樂場裡玩得滿頭大汗,盡情歡笑,內心不由感慨萬千,似乎是很想補償近十幾年所缺失的母愛。

所以姜皓文發來消息後,惠英紅對此視若無睹,她在漢堡店裡詢問Matt的秘密,甚至願用自己的日記作為交換,從而得知Matt與菊梓喬早已熟識。因為Matt的話,惠英紅想起他經常調皮搗蛋,屢次被抓到警局,原來竟是為了那個瘌痢頭小女孩。

姜皓文沒有收到惠英紅的回覆,於是便派人將袁偉豪找來,主動跟他講述自己現在的困擾,希望能有方法產生幻覺見到陳煒。起初袁偉豪並不願提供幫助,最終在姜皓文的多番懇求下,只能勉強同意。

黎諾懿和陳Sir因為姜皓文的擅作主張而不滿,聯合其他警署長官向其施壓,當場拆穿姜皓文患有嚴重躁鬱症,甚至在馬來西亞辦案期間,經常和惠英紅糾纏不清。姜皓文為此據理力爭,堅稱自己的躁鬱症已經痊愈,所謂的藥瓶裡面裝著糖果。

然而程警官和惠英紅全都提供不利於姜皓文的證據,就連袁偉豪也表示他長期服用治療藥,更加證實姜皓文根本不適合繼續查案,所以警方高層立馬宣布停職,特案組由黎諾懿負責,陳Sir全程協助。

所有人都以為姜皓文是被他信任的人背叛,殊不知袁偉豪的臨時改供,無非是為刺激姜皓文,令他徹底產生幻覺。因為兩人在大家面前上演一出戲,默契無間地配合令姜皓文如願見到妻子,事後單獨約見惠英紅,才知惠英紅從始至終袁偉豪。

惠英紅總覺得袁偉豪才是小說殺手,可是姜皓文卻憑直覺相信袁偉豪根本沒有殺害Jenny,更不會是給菊梓喬下毒,也就意味著菊梓喬與Matt聯合作案的可能性極大。但是對於惠英紅來說,她不希望看到姜皓文和自己一樣,終日飽受精神折磨,同樣她為了查案,導致病情再次覆發,遠比之前還要嚴重。

Matt躲在旁邊偷聽到惠英紅曾經在湯裡下毒的行為,內心感到無比震驚,菊梓喬見Matt失魂破落的模樣,想問又不好開口,直到看見他站在天台,立馬意識到情況不對勁。Matt在菊梓喬的勸說下,逐漸打消自殺的想法,可始終無法釋懷十七年前的事情,菊梓喬提議Matt以牙還牙,在可樂姜湯裡下老鼠藥給惠英紅喝。

你又點睇?

更多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