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Cue后」 吳安儀 :爸爸係我偶像

「港產Cue后」 吳安儀 :爸爸係我偶像

講起香港桌球界,港人最熟悉「神奇小子」傅家俊,近年再有一位女將迅速上位,三年兩奪世界冠軍,更六度獲選「香港傑出運動員」,她就是「港產Cue后」 吳安儀 。

安儀的爸爸是香港桌球名宿吳任水,上有兩姊一兄,哥哥吳俊文也曾參加香港桌球賽,原以為安儀來自桌球之家,必定從小受訓,安儀卻透露自己絕非贏在起跑線,小時候雖有跟爸爸去桌球室,但她不感興趣,反而覺得桌球霸佔了爸爸,在桌球室只感到孤寂。

上到中學,她沉迷打機荒廢學業,猶如一個廢青。13歲某天,安儀忽然覺得桌球手的比賽服裝好有型,主動要求爸爸教打波。一打之下,吳爸爸才驚覺孑盡女原來極具天份,傾盡心力傳授球術,令安儀打出人生目標,成就今日的她。吳爸爸既是安儀的伯樂, 更是她的朋友, 甚至偶像,安儀坦言如果沒有爸爸的支持,不知道自己會變成怎樣。

●撰文:Ling
●攝影:Jacy Yip(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化妝及髮型:Hoby [email protected]
●場地:世界147桌球會 (tel: 2851 3363)

吳安儀 能成為「港產Cue后」,全賴爸爸的教導,安儀指爸爸在桌球世界內猶如一個科學家,單是對保養一支Cue已十分講究。

普通家庭出身 父母不強迫讀書

很多家長也希望小朋友入到好學校,讀書讀出成績,畢業後能行出康莊大道,所以衍生出一班虎爸虎媽為仔女鋪橋搭路、爭入名校等情況,但安儀的故事告訴你,能發掘孩子的長處並加以培育,才是對孩子的未來最好。

安儀來自一個普通家庭,爸爸是貨車司機,媽媽是茶餐廳侍應,但從沒有給予孩子經濟壓力,希望孩子出人頭地養家。爸爸坦言安儀很聰明,如果肯努力讀書一樣很出色,安儀感激爸爸讓她自由選擇想做的事。「有啲父母覺得女仔應該學彈琴、芭蕾舞,但係爸爸由我自己揀,即使學桌球都唔係佢迫我。」

安儀慶幸自己有個打桌球好叻的爸爸,帶領她行出一條成功之路。

上有兩姊一兄 哥哥同道中人

安儀上有兩姊一兄,與排第三的哥哥年齡也相差六年,安儀曾懷疑自己是否「意外寶寶」,吳爸爸否認,並淡然道:「我養得起。」安儀笑言小時候覺得爸爸最疼錫自己,「以前我放學返屋企,爸爸準備起身返夜,佢會嗌我『寶貝』,我就入房錫爸爸一啖,之後開門畀爸爸送佢出去。」小時候四兄弟姊妹經常爭風呷醋,打架打出真感情,現在四人當然毫無隔膜,與哥哥多談桌球,與兩位姊姊則談女人心事及網購,互相推介護膚品。

安儀自小已跟爸爸返桌球室,但她對此並不感興趣,覺得桌球霸佔了爸爸。

談到媽媽的趣事,安儀笑說媽媽比較惡,經常找爸爸做擋箭牌,「爸爸係慈父,比較靜,不過當我開始打波之後,先發覺爸爸原來好多嘢講。」安儀的堅毅性格,亦可能來自媽媽的「訓練」,「媽咪陀住我嗰陣撻過兩次樓梯都冇事,出世嗰陣差唔多十磅,媽咪話個嬰兒箱都蓋唔到,所以咪畀人叫肥妹仔。」

安儀出世時重近十磅,小時候是一名肥妹仔,非常為食。
在安儀眼中父母是慈父嚴母,媽媽一惡起來就會找爸爸求救。

初中沉迷打機 爸爸拯救宅女

安儀之後入讀一間平民津貼中學,可惜無心向學,成績低落。「我一向冇乜心機讀書,所以先沉迷打機,做人冇方向,唔知將來會點。」吳爸爸擔心女兒變宅女,便多帶她出外見識,跑步、游水都會帶女兒同行,當然不少得帶女兒看自己打比賽。安儀頓覺,比賽中的爸爸穿起桌球服很帥氣,誘導她打開學習桌球之門,「恤衫、背心、打煲呔好有型,如果我女仔可以穿上呢套比賽衫就好喇。」安儀主動要求爸爸教導,但一開始覺得學桌球好悶,姿勢又難學,吳爸爸知道女兒為食,就想出特別方法吸引女兒練習,吳爸爸說:「有時見佢打極都打唔到個波,我就話如果你成功打到我就請你食麥當勞,食漢堡包薯條。」為訓練好女兒的打波姿勢,打好基本功,吳爸爸把水管剪成比戒指還小的膠圈,每日需用Cue穿過膠圈500下,而又不能移動膠圈,安儀說:「佢嘅口頭禪就係:500下!慢慢你就做到㗎喇!」

安儀與爸爸亦師亦友,更視爸爸為偶像。

極具天份的安儀在波枱上摸索到前路,讀到中五決定不繼續學業,全心投入桌球界發展,家人亦尊重其決定,安儀畢業後加入爸爸工作的桌球室,父女檔打工兼練波。「爸爸可以日日睇住我,亦都睇得出我想打好啲桌球,初初我只係諗住將來做個桌球室經理,好似爸爸咁,後來我開始想做運動員,爸爸非常支持我,可以從興趣中搵到工作維生,係一件好事。」

吳爸爸指女兒以前好百厭,打桌球之後慢慢成熟起來,冷靜處事。

爸爸陪比賽 赴印度見「血」

經過爸爸的培訓之下,安儀愈打愈有信心,爸爸亦覺得她有能力挑戰國際水平,2006年開始陪伴她南征北討打比賽,安儀說:「我第一次搭飛機係去約旦比賽,因為桌球我同爸爸去咗好多國家見識。」

爸爸經常陪伴安儀往外地比賽,兩人在外地進食非常小心, 特別掛念香港的美食,每次回港後必食兩人最愛的蒸魚。

最難忘一次在2007年,安儀去印度參加IBSF世界21歲以下青少年桌球錦標賽,吳爸爸自費與女兒同行,二人到埗上酒店後,竟然見「血」!「我哋驚嗰度啲水唔乾淨,已經帶咗好多樽裝水,點知有朝刷牙一開水龍頭,啲水變咗血紅色好驚!我即刻叫爸爸嚟睇,我哋望咗好耐見到啲水慢慢變成啡色、淺啡,再變番透明,我即刻拎番樽裝水漱口!」驚魂甫定後,安儀出戰小組賽勝出晉級,與爸爸食龍蝦慶祝,結果又出事。「食完之後覺得麻麻哋,我哋嗰晚仲肚屙,輪流霸住個廁所,始終喺印度食嘢都唔係咁穩陣……當攞個經驗啦,依家去外地比賽食嘢都會好小心,飲可樂都唔要冰。」雖然受肚瀉困擾,但對安儀的表現沒有太大影響,最終她奪得賽事亞軍,為日後的賽事注下強心針。

安儀與爸爸都認為睇對方比賽比自己比賽更緊張。
桌球以外,安儀的另一興趣是放狗,在不用比賽的日子,她每日都帶4歲的狗仔出街玩。

偶像爸爸:要開心先打得好

安儀與爸爸亦師亦友,更是她的伯樂、偶像,慶幸自己有個桌球大師爸爸,可以經常陪伴自己練習、擔任比賽軍師,每次賽後爸爸都即時與自己檢討。「如果我冇爸爸引導,冇機會接觸桌球,我都想像唔到我會點。好彩爸爸打桌球好叻,傳授到好多經驗同知識畀我,喺桌球以內爸爸好似一個科學家,例如點樣保養一支Cue,而我只係識破壞,同埋我依家用緊嘅Cue頭都係佢特製,每次我打完比賽都會畀爸爸睇下支Cue有咩要執番。」

吳爸爸寄語女兒繼續努力,「佢喺女子水平已經打得好好,係防守同經驗仲爭啲,準繩度就冇問題㗎喇。」

運動員不能長期保持高峰狀態,必有高低起伏,安儀也不例外,2014年她陷入低谷,總覺得手風不順,經常責怪自己表現差勁。「嗰排有好多比賽好早輸,一打甩個波我就鬧自己,我接受唔到,練咗咁多時間點解仲會打甩?」她平時練波的心情也受影響,練習中途會突然情緒到,衝入廁所痛哭,吳爸爸看在眼裏,勸勉女兒要懷着開心的心情去打,才能打出好成績。「爸爸話我成日打完個波乸埋口面,咁點會打得好?開心、享受過程先會做得好。」

安儀六度當選「香港傑出運動員」,2015年更成為星中之星,誰想到之前一年安儀經歷了職業生涯的低谷。

2014年安儀沒有獲得任何重要獎項,經過大半年她慢慢領略到桌球的樂趣,走出低谷攀上人生高峰,翌年她歷史性摘下世界職業桌球錦標賽冠軍,成為香港第一人,亦令港人開始真正認識 吳安儀 。「我有一句口號: If you believe, you can achieve it,你要相信你做到嗰樣嘢,你先會努力,唔好因為少少嘢就質疑一直行緊嘅路。」

奪過無數女子獎項的安儀希望挑戰更多男球手,推動自己再進一步,同時積極向下一代推廣桌球,到學校為小朋友講講座,分享自身故事,並帶同球桿讓小朋友感受一番。

重返校園 增值自己

在桌球世界中,安儀已經得到許多,但一離開桌球室,她覺得自己很空洞,與朋友亦沒有話題,2010年決定重返校園讀書,刻意選擇與桌球風馬牛不相及的學科,而非運動員熱選的運動管理。首兩年她入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的工商管理課程,之後轉到HKU SPACE就讀會計高級文憑課程,上年畢業。「我仲想讀多個學士學位,但依家比賽時間太密,之後先再安排。」

父女經常在桌球室切磋球技,互有輸贏,以前爸爸贏得多,現在女兒青出於藍。

桌球手的職業生涯比較長,40歲仍在高峰期的大有人在,只有27歲的安儀仍有漫漫長路,她希望參加更多男女混合賽提升水平。「同男仔對打可以學到更多同攞多啲經驗,始終男仔水平係高過女仔。」現正舉行的「香港世界桌球大師賽2017」,身為推廣大使的安儀將與兩位殿堂級球手韋德(Jimmy White )及亨特利(StephenHendry)進行表演賽,定必獲益良多。「細個我已經留意各位前輩喺比賽中大顯身手,依家我有幸喺香港主場同佢哋交流,都算實現咗我兒時夢想。」同場還有香港桌球一哥傅家俊參加挑戰賽, 與沙比(MarkSelby )、希堅斯(John Higgins)及鶴健士(Barry Hawkins )等名將較量,安儀呼籲大家要入場或睇直播支持他們。

父女經常在桌球室切磋球技,互有輸贏,以前爸爸贏得多,現在女兒青出於藍。

讀者留言

更多精選內容